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瓶邪】精神不可征服

高考期間寫的。一下暴露了我的家鄉所在地。

語文:

江蘇作文要求:“有人说,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只有青春是不朽的;也有人说,年轻人不相信有朝一日会老去。这种想法是天真的,我们自欺欺人地认为会有像自然一样不朽的信念。



黎簇  《精神不可征服》

我曾经给吴老板打过工,时间有点长,半工半读有两年了。

吴老板是个老练的手艺人,他的风格犀利、迅捷,克制但是不刻意。他做事非常简洁高效,每一步都有着切身的动机,而且他技艺高超,可以自始至终吸引住顾客的注意力。



吴老板的手艺是一门很独特的即将失传的学问,他说他曾经相了十七个徒弟,可惜这十七个徒弟每一个都不够合格。我正好是老板的第十八个徒弟,目前为止老板都还没说过我不合他的意。

我希望老板可以一直指导我走下去,然而让人觉得可惜的是老板的身体不太好。经年累月的手艺活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很多道疤痕,他的鼻子也受过重伤,甚至颈部静脉血管那里还因为事故被人割破过。除此之外,他身上另外还有数不清的伤口和疤印。比起人们口中所说的‘岁月的痕迹’,老板身上留下的更多的是‘人心的痕迹’。



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会有竞争,老板也不例外,他有很多竞争对手,这些人在铲除敌对手方面从来都是不遗余力。最严重的一次事故就是老板颈部静脉被人割破,之后又从山上掉下去的那回,我后来在医院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待在ICU里整整三天没有醒过来了。

我从玻璃墙外面看着老板,他的口鼻都罩在呼吸器下面,隐约还可以感觉到他的面部肌肉在动,我去找老板的主治医师的时候提到了这个问题,医生说老板昏迷中一直在重复几个字,像是人的名字。



我在医院一直守着老板,等到他醒过来。老板自从收我做学徒之后就从来没提过他的家人,入院期间我也只能偶尔在病房门口看到果篮补品,除此以外没有人出现过。

老板睁开眼睛的时候呼吸好像还是很微弱,我看着他脖子上被裹得一层层的纱布,全身固定在病床上,面容苍白,眼眶下面还有一圈厚厚的阴影,那时候我真觉得他的身体已经到了腐朽得不能再腐朽的地步。

我和他说了第一句话,“老板,平时不注意保养,你现在老得要死。”

老板还不能说话,我按着医生的意思在他的嘴唇上涂了些水,又给他喂了一点点,“觉得怎么样?”

老板点了点头,完全睁开的眼睛里透露出的光显得坚定而执着。



老板出事之前曾经交代我去做一些很重要的事,我完成之后按照他的吩咐摆脱了对手的阻挠,出现在这里。老板看到我就明白我完成了他的任务,他现在的目光我都能看懂,悠长廖远,还带着点罕见的兴奋。

我很难说清楚老板这个人的做事准则,不过他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即使是在最艰难的时刻,我都没有见到老板脸上出现过颓唐的神色,他一直都很坚定。一定有我不知道的力量支撑着他。



出院之后的老板恢复得很快,我回校之前最后见他的时候他还站得笔直地在不远处朝我挥了挥手,影子在地上拖得又瘦又长,整个人埋在夕阳的酒红色光线里,超脱到不行。



我在老板书架上找到过一本书,里面有这样一句话,‘颤抖、说不出话来只是出于肉体对死亡的恐惧,最勇敢的人也避免不了;然而他却能那样说,那样做,这展示了他非凡的勇气。肉体虽脆弱,精神却不可征服。——萨摩萨特 毛姆’

(約950字)

【老师评语:总体上内容较充实,对不朽有自己独特的解释。但是小说创作切记不能脱离生活,本文显然创作过度。四类作文起评。】



“就拿这个成绩来换十万,王盟,现在的通货膨胀有这么厉害吗?”吴邪手里捏着黎簇的高考成绩条,看了半天最后扭头问了王盟一句。

王盟心里也苦得不行,三伏天的被老板一个电话叫到店里,结果就是研究黎簇的成绩单。



黎簇的理科成绩其实还行,就是语文作文不太争气,七十分的满分他拿了二十三。

“没办法,说到不朽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粽子。”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都是你们的错’,“十万还是少的,我拿这篇作文去公安局投稿,报料费都不止十万。”

“你小子脑白金喝多了懂不懂什么叫从犯!别忘了你现在满十八了,少年!”王盟一个脑瓜嘣过去,直接弹在黎簇额头上。



“吴老板,这不是鸭梨的错,你也知道今年什么都和谐,杨好这回在作文里写了少数民族都被扣了二十分,直接在阅卷之前就被降到三类作文那一档。”

什么叫洗脑从娃娃抓起,考试前一个月苏万和黎簇去新华书店买模拟卷的时候还在‘小学一年级’的架子上看到了整整一排的‘少先队员励志书籍’,红彤彤一片,这样的气场都可以拿来镇妖了。



“小苏万,那你写的什么?”瞎子摸着下巴坐在一边,从成绩条上看,苏万这里的‘通货膨胀’还没那么严重。

身为黑瞎子的开门兼关门弟子,苏万表示自己的刷子不止一把。他说,不朽和‘腐朽’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所以他对比着中国和美帝的政治制度,透过对美帝腐朽政治的描写,突出了中华民族官场上飘扬的一片浩然正气。

“诶我看看苏万你这作文多少分,”黎簇说着就来抢苏万的那张成绩条,“真是苍天有眼,你得了55……”70分的满分得到这分数,一点都不算低。

黎簇悲愤地想,到底谁腐朽啊。



“苏万,我从来不知道你还研究过资本主义的政治制度。”上政治课的时候明明两个人打瞌睡都是一起打,讲台上的政治老师长得像鲶鱼,说话的时候嘴角还会一点点吐出白沫,奇怪得要命。偏偏这个人的办公桌上还摆着先进D员的铭牌。

苏万在兜里掏了掏手机,打开阅读器,然后递到黑眼镜和黎簇那里,“这是我灵感的源头。老师不是说了要多积累素材才能写好作文嘛。”

阅读器上的那篇数万字的小说名字叫《侯卫东官场笔记》,还是苏万在起点中文被和谐掉之前存下来的,现在去找当然不会找到。作者是公务员,正儿八经的体制里的人。

扫黄把官场小说扫没了,平白少了好多写作素材,苏万其实也不太高兴,他说他原来的目标是60分。


“好了,我的都告诉你了,你也该告诉我了鸭梨。”苏万从他爹那里学来的最大技能就是做什么事都要讲究交换,自己没实力之前可以先和对方公平交换,有实力以后那就可以直接抢了。



物理:

《薛定諤的姿勢》



黎簇走出考场的时候脸色基本上就是屎黄,配上身上穿着的学校定制的屎黄色高考统一战服,“我就是一坨屎。”

苏万的考场在二楼,两个人约着在食堂见面,坐一桌。

今天食堂里的伙食出奇地好,打饭的师傅还免费送了黎簇一勺子土豆炖牛肉,透烂的牛肉混在酥成泥的土豆里,屎黄的。



“今天我和屎结下了不解之缘。”黎簇拿着筷子狠狠地戳着饭盆里的土豆泥,饭盆边上还撒了几点。

“最后一道题我也不会,老师不是说了大家容易大家难。”苏万喝了一口冬瓜汤,清火。

“我说的第一道!”那道立体几何的样子长得就像排泄物。

苏万露出一脸我懂的表情,伸手拍了拍黎簇的肩,“没事儿,学挖掘机哪家强,就找新东方烹饪学校。”


晚上好歹还是要看看书,第二天还考亚瑟语。

吃完饭黎簇和苏万就顺着学校的环湖樱花大道往教学楼走,两个人身后的衣服上,一个写着‘看什么看’,另一个写着‘再看交十万’。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让监考老师拦下来。

“那些书学校收了就是拿去卖钱,钱钱钱,收了那么多钱临走了还要捞一笔。抠死了!还不如我自己撕了。”黎簇的英语本来还行,可是高二升高三的时候全年级每个科目的老师都说要大换血,旨在为高三年级的教师群体注入新的血液。于是他们英语老师就从二十出头的窈窕美女变成了一个个子短腿粗腰粗还特别喜欢穿半身裙的四喜丸子。

今天晚自习是最后复习英语的时间,四喜丸子还要来露一次脸。黎簇心里很烦。



“我觉得也不一定要卖,”苏万的语气挺认真的,“我想把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三年高考两年模拟还有天利三十八套和恩波二十八套都留着。”不是四套,是八套,苏万手里同时有2013版和2012版的。

黎簇的脸上已经写着‘你有病吧’,连裤子口袋里的电话卡都掏出来了,不过也就是一下,他随即又把电话卡塞了回去。打120和110都是不要钱的,直接拨就好了。


“说真的,考不上怎么办?我可不会复读。”黎簇的成绩也没差到这个地步,可是考试之前谁都爱想这个,厕所小王子也不能例外。关于厕所小王子的外号——全是因为四喜丸子的讲课方式有问题,一节课四十五分钟,下课十分钟,正常老师最多讲五十五分钟,四喜丸子就是能把讲课时间扩展为六十三分钟。往往是四喜丸子一转身走出教室,黎簇才回头跟苏万讲了两句话,再一回头的时候四喜丸子已经端着茶杯走回教室准备继续了。

所以后来黎簇就干脆每次下课都打报告去上厕所。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吃饭是进,上厕所就是出,进出要平衡,所以天大地大上厕所也很大。四喜丸子再有能耐也不能逼着学生穿尿不湿。


“干脆跟着吴老板,走四方啊路迢迢水长长……”

黎簇正儿八经地摇了摇头,“万兄,此举不妥。他答应我们的十万块还没兑现。以后肯定会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心工头卷着钱带着小蜜跑了,我以后因为这个上报多丢脸啊。”要不着工资才上报,今后娶媳妇儿都有困难。

“你不懂,”苏万前几天才看了一本小说,是问邻座的纪律委员借的,小说名叫《霸道工头爱上我》,“吴老板的男人不会让他跑的,‘擒贼先擒王’,你要想跟着吴老板混,应该先讨好他男人。枕边风,绵里针。你知道的,吴老板的男人目测就很生猛了。”

黎簇有点心痒,“这么吊的话那本书也借我看看。”至于吴老板和他的男人谁上谁下的问题,黎簇还真和苏万讨论过,“不过你这话不全对。”


这一回轮到苏万提问,“为什么?明明真工头是张老板啊。”这还是王盟告诉苏万的,据说是梁湾不知什么原因满世界找王盟,最后问到苏万家,苏万超常发挥替他掩盖了过去。条件就是,透露一个吴老板的秘密。

“因为吴老板的男人和吴老板做那种事的时候,用的是‘薛定谔’的姿势。”

“诶?!!!——不是叫张起灵吗?用的难道不是张起灵的姿势?”扶腰捂屁股骂人是衣冠禽兽的总是吴邪啊。

“你没听课吗。说张起灵在吴老板上面的时候,你永远不知道是张起灵真的在上面,还是吴老板在上面。”

“什么意思?”

因为可以不停换姿势啊蠢苏万。

“你不知道有个姿势叫骑乘吗?”据说更深呢。难怪老大总是扶腰捂屁股。

End
只是一个脑洞。薛定谔原谅我_(:з」∠)_

评论(8)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