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瓶邪】蛇精病大冒险

前方高能预警注意!

前方高能预警注意!

前方高能预警注意!

---------------------

“嘿嘿嘿,鸭梨你输了!快给老子把手机交出来!”

杨好一脸得瑟地从我口袋里拎出手机,我看着他那张脸就有种一巴掌呼死他的冲动。

“说好的不违侠义之道!”


上回被这脑残整,搞得我一学期没法抬头见人,他妈的玩个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杨好就用我手机在朋友圈发了条状态,原文差不多是‘我放屁把屎崩裤子上了,现在正在洗裤子,擦!’他还不准我在24小时之内跟任何人解释,也不能回复。

妈格蛋,第二天全年级都知道14班有个叫黎簇的傻逼上厕所跟火箭发射似的还自带超强后座力。后来我怎么解释这群人都不听了,一个劲儿地自嗨,还截图保存,我删了都没用。完了一周以后就连高一的小学妹都知道高二有个‘崩菊小王子’,专门炸坑,号称厕所杀手,而且可能屁里边儿都有氢气一混氧就炸燃。


我简直有苦说不出,女朋友就别想了,前座满脸芝麻豆子的恐龙妹他妈传作业的时候还用两指捻着怕沾到一点儿屎气。

虽然我最后把杨好拉小巷子里一通暴揍还逼他去找老师把座位调我后面——我他妈倒真想一下子崩死他——但怎么说老子英俊帅气风流倜傥的形象都已经回不来了。


这回我总觉得又得出点儿事,苏万已经拿了单词本出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不知道了,胖爷和瞎子师傅两个人笑得比杨好还淫荡。藏人什么也没说,就是看我的眼神透着股怜悯,我他妈就不高兴了,玩个大冒险我还能玩出人命不成。

反正这一伙人怎么看都是猪队友,我这时候倒是怀疑我们凭啥还能甩开了汪家那一溜狗皮膏药。

“好嘞,给通讯录倒数第四个人告白!鸭梨,你可别说我不给你创造机会,老子这回干的事儿算不算不违侠义之道?”

我一听他这么说就点了点头,这个梗还算常见,应该说问题倒还不大,我手机里记着电话号码的都是熟人,不管男女反正都是玩儿得好的,这么开一开玩笑肯定没啥大问题。

指不定倒数第四个就是杨好这傻逼。


“来来,胖爷我做公证人,见证一段崭新的恋情,我看看诶,第四个,郑、杨、杨——……诶哟卧槽诶,你小子中大奖了!”胖爷一激动就伸手往我肩上一拍,力道大得差点把我拍成扁的。

我就觉着就不太妙。

心里的第六感这时候拉警报拉得快到天上去,我看瞎子师傅和胖爷那眼神看出来我确实完蛋了,“谁……谁啊……”


“吴邪啊——”

诶哟卧槽啊!

这是真的要出人命。


我一听这个心道你他妈倒还不如让我去发朋友圈说屎崩裤子上了,这事儿要真干了我还有命看到明天的太阳吗我。一群坏蛋内心都太阴暗了,摆明了让我去死。

吴邪就坐在营地的另一边,我要是去告白都不要用手机。苏万从口袋里掏出一瓶益达塞我手里,我会意地点点头。


到时候我就把益达给我老板,然后在我老板叫我站住说我忘了我的益达的时候,我就回头冲他说,不,这是你的益达。勉强也能算告白吧,反正先糊弄过去再说。明天早上我再收拾杨好这个卖队友的渣渣。


我一步三回头,风萧萧兮易水寒,黑眼镜和胖爷在我行动之前还一脸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我的肩,瞎子师傅说,要是早十年,他还能帮我出出主意调戏一下(划掉)吴邪,可是现在我只能靠我自己。

瞎子师傅除了吃青椒炒饭的时候可以调戏青椒炒饭,别的时候他说调戏谁都他妈是骗人的。


晚上这个点,沙漠边上虽然不像沙漠里那么冷,但是吹久了还是浑身起鸡皮疙瘩。我鼓足勇气准备撩开老板的帐篷求无痛的一刀,没想到帐篷后面传来人交谈的声音。虽然隐隐约约,不过八九不离十是张起灵和我老板的夜谈。

顷刻间我完全不敢轻举妄动,老板要宰我的话还有胖爷和瞎子师傅能挡住,张起灵要砍我谁他妈都拦不了,唯一能打的藏人他也不像会给我挡刀的啊!


交谈很快就停止了,张起灵和我老板都不说话了,我还在琢磨着是不是要现在就上,身后忽然就有个力道把我往前面一推,我最后悲愤地看了眼身后,杨好你小子给我等着!


动静那么大,我只能硬着头皮走到老板面前,反正也没法藏了。老板和张起灵面前生着堆小小的篝火,两人面对面坐得有点远。

吴邪就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还在吃条形饼干,两根手夹着跟抽烟似的啃那饼干。这是张起灵特地给我老板买的,因为张起灵正逼着老板戒烟。


我靠这气氛好尴尬。

并没敢抬头看张起灵的眼神,我觉得旁边有人嗖嗖嗖地放冷刀。但是任务还是要完成的,我利索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益达,“老板,吃口香糖不?”

老板拍了拍手就把益达接了过去,倒了两粒在手心,接着手一扬把两粒口香糖扔嘴里。我想立刻转身就走,这样就可以把预想的对话赶紧地进行完。结果我老板一抬手又把益达扔张起灵手里了。

我默默地看着张起灵也倒了两粒出来自己吃了再把益达丢给我,心里已经把出馊主意的苏万按地上暴揍了好几通。


看我僵着没走,老板又把视线转移到我身上。

“还有事?”

我左右看看他俩,干脆一屁股坐下来,反正抽到的签子上写的是给通讯录倒数第四个人告白,也没说非得我自己告白。

打定主意,我又回头仔细想了一遍路上的状况,准备做助攻帮张老板攻克我老板。

毕竟一路上他妈快被闪成瞎子二代目的是我!


“咳,”正想说话,我突然又感觉到裤子口袋里的手机连着震了好几下,我掏出来一看,杨好这傻逼居然又给我挖了个坑,‘鸭梨,老子就知道你丫要怂,要不你就问吴邪,你和张起灵他更喜欢哪一个。’我阖上手机骂了句靠,扭头就看见不远处杨好和苏万挥着火把给我示意。


好想把他俩绑起来丢到蛇窝里。


“老板,我和张老板你更喜欢哪一个!”

话一说完我就觉得张老板那个方向有腾腾的杀气!

没想到被老板几年虐菜虐下来,老练如我,一瞬间还是被吓得差点做布朗运动。


布朗运动没做成,因为张起灵和我老板都看着我。

不过这么一惊吓,我居然冷静下来了,刚才玩游戏本来就嗨,我又想到之前的黑历史,最后再被杨好这个猪队友刺激得肾上腺素一路狂飙,话没经过脑子就喷了出来。之前和他们游戏玩没什么顾虑,现在一考虑才发觉我这局的大冒险简直是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用绳命在完成任务。


老板扭头仔细地看了看我,“你爱上我了。”不是疑问句。

我他妈才没有爱上你,我他妈也不敢爱上你!“我并没有爱上你。”

“据说人在说谎话的时候,因为要费心编造理由,所以回答的时候会不经意重复问题的原话。”


我对天翻了个白眼,“那你爱上张起灵了吗?”现在我已经明白自己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但临死之前我要再搏一搏,如果今晚张起灵和吴邪成了,那吴邪就暂时没空虐我了。


本来我问老板这种问题他是绝对不会理会我的,很有可能我会再次被他像虐菜一样地丢到外面。但是刚才被杨好和玩游戏的氛围一刺激,我早已经迈出了不可挽回的一步,既然如此,我倒不如干脆再多迈几步。

张起灵的眼刀收了一下,视线也落到我老板身上。


“这个问题少儿不宜,我拒绝回答。”吴邪搓了搓手上的木灰,站起身来准备回帐篷。

这里哪一个是少儿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老板你的理由拙劣得令人发指,太敷衍了,简直是藐视我的智商!

“我明明已经满十八周岁了。”

十万之后又十万,十万之后又十万,吴邪还欠我一堆支票没兑现。“你别忘了你还没给我劳务费。”


吴邪转身看了看我,又坐回到石头上,摆出很语重心长的语气,“你看你年纪太小,不懂理财。我先帮你存着。”他说得一本正经。

根本就是扯淡,这种说法我爸骗我压岁钱的时候都不用。我出离愤怒地看着老板,尊重一下刚成年的我的玻璃心好吗。

“老板,你不要逃避问题。这是不对的。”

“比如说,前几天盟叔带来的范阿姨,她问我要你的电话号码了。”我的意图本来特别纯良,我只想给张老板一个调教吴邪的理由。

但我总是忘记吴邪这个人关键时刻是不要脸的。

“那是肯定的,我那么帅。”老板伸手摘下头套,抬手一摸脑袋,“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型男。”


“吴邪。”我还在想张老板怎么可能没反应,果然他现在已经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在地上和我说话的老板。

“怎么了小哥,你也想换发型?”老板也站起来,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张老板,“我的造型师很贵的。”

“不过我们是熟人,可以打个八折。”老板拿头套放在张起灵头上,远看近看地比划来去。


张老板摇了摇头,伸手去扯老板的胳膊,接着脚步一转就往帐篷里走。我看时机差不多,再不走就没机会溜了,立刻降低存在感默默地往营地另一边跑。

边跑我边回头,老板还转身给我挥了挥假发套,锃光瓦亮的头在篝火照耀下相当招摇。


等我跑回了杨好那里,再扭头去看,正好看见老板被帐篷里的一只手狠狠地扯了进去。


“任务失败!鸭梨!”杨好晃着手机走过来看我。这傻逼居然敢来,我觉得这时就必须拿出男人的气魄来反抗了。

“你他妈要我去死啊!”我不爽地给了杨好的臭脸一拳,让他滚去吃屎,“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

END

鸭梨已阵亡。。

【其实这是探索发现的番外1来的。。】

帐篷里出了什么事。。自行脑补。。


评论(4)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