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瓶邪】探索发现3-4

3.藏人
紧接着,原本跟在我身后的两个黑衣人身上也传来喀喀几声,我一个震惊,再看向之前的那个鲶鱼精——原来是蓝袍藏人。
“你不是跟着瞎子师傅和苏万走了另一条路吗?”如果藏人在我们这边,那苏万他们不会比我们安全多少,而且我特地带来的游戏机还存在苏万那儿啊。
“没事,胖子还有王盟已经接应到他们了。”说话的是解老板,另一个黑衣人我是绝对没想到,居然是霍阿……姐姐。难怪我之前总觉得汪家派来的第二个黑衣人身材不太对劲,有点娇小。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解老板和霍秀秀都到巴丹吉林的沙漠底下和我们一起玩命,外面的汪家人谁来控制。梁湾那个女魔头不可能,她是解老板计划里的一颗棋子,八成还在医院里监视那些人,张海客和张海杏手也伸不到这里,但我老板神机妙算,一定早有了打算。

说到蓝袍藏人,我又一愣,这才想到一个细节,“你的手指?诶卧槽,终于找到合适的了?”他的刀终于不用哭泣了。割了那么多手指,竟然真能找到一个匹配的。
藏人略一点头,伸出左手抚过那两根发丘指,“很好用,我想跟他说谢谢。”
“那你说了吗?”
解老板立刻丢过来一个白眼,“再不走,你马上就能代替他去底下说了。”

我们的脚程根本赶不上汪家人的卡车,这些卡车的配置都是按照军方使用的那种来的,在沙地里开比在平地上开还快,当然动静也大。卡车开了就这几分钟,我听了怎么都觉得相当带感,因为我居然能从这里面听出‘动次打次动次打次’的行驶节奏。
不过这种节奏下没有瞎子师傅做一个好DJ,我也摇摆不起来,倒不如担心我的小命,妈格蛋,其实死的本来该是苏万啊!

“老板,咋办?”我们撑不了太久,很快蛇矿就会开始塌陷,接着流沙就会渗透过蛇矿流进通道,同时可能还会有蛇从石头里苏醒,那差不多几十年以后,我们也会成为沙海里的几具无名干尸,可能还会被一群傻逼带回去解剖解剖研究研究。
靠,我简直想哭,我不要这样啊,我还是个处男!这么死简直没脸见鬼。
老板回头看了我一眼,瘦削的脸上,那一对精亮的眼睛里照旧没有丝毫慌乱。

就像在水里越往下水压越大一个道理,这里的蛇矿越往下,玉石的质地应该也越坚硬。蓝袍藏人用他的新款发丘指在通道底部按了按,找到一个突破口,接着他顺着突破口所在的点一使劲,周围的玉石就应声而裂。
这里的蛇矿像桃片糕一样被分成了一层一层,白娘娘活动的时候,挤压出来的通道从横断面来看就像北京的地铁系统,上下有两个方向的通道。我们现在站的这个点近似于换乘的站台。由于是在两个上下层通道的‘换乘’点,这里的石头被挤压得相当厉害,因而这一处的石头里蛇的密度也比其他地方小很多。

感谢康巴洛大侠的金手指。
我们又用解老板背包里的镐头从突破口拓宽了一些,在看到下层的通道以后立刻就停止了开拓,迅速地一个接一个跳了下去。
这两个通道的位置属于‘既不相交也不平行’,也就是说到了下层通道以后我们就换了个方向。

老板拿着手电晃了晃,我视野里一片阴森森的墨绿色,光线照在上面反射出来的效果简直诡异到没边。
“快走。”
上面的通道已经不太稳定,我也搞不清楚现在是往哪里跑,只能闷头紧跟老板的步伐。
我身后依旧是解老板和霍秀秀,几个人喘着气狂奔在幽长幽长又幽长的通道里,脚步声噼里啪啦,却没有一个人张口言语。

4. 身高和鸡巴并没有关系
人在一成不变的黑暗环境里呆久了,很容易会失去对时间的概念,我觉得我匀速跑跑了大概有四五个小时,但一抬表,时间其实只过去了三个小时。
匀速跑的时候如果速度控制得当,可以把人的体能消耗降到最低,至少感官上疲惫的感觉不会太明显。我们一路上都是跑直线,可以感觉到这条通路是向下倾斜的,那我跑了差不多有六十公里不到。

老板的手电闪了三下,我跟在他后面开始放慢速度,长时间跑步需要控制呼吸节奏,而停下来的时候为了调整心律我们也不能立刻停止。训练的时候黑瞎子师傅不准我和苏万说话,在有光线的地方都是打手势,黑暗的环境下老板会用手电光线打信号。

“老板,怎么停下来了。”我看了一圈,眼睛里只有手电的光线。
老板转身摸了摸假发,“我假发跑歪了。形象不好。”他把手电塞进我手里,两手拎着假发扶正位置。

手电最远可以照到十米远,离我们十米远的地方是个大空间,像十字路口,周围还有两条通道延伸到这里。
“过来休息一下。”吴邪脱了外套,露出了里面红色的喇嘛袍。
“你穿内裤了吗?”听说这里面什么都不能穿。
“没有。”
“卧槽真的?”我伸手想去掀,但是人不能做傻事,我及时刹住了往前探的胳膊。
吴邪一定是骗我的,他故意下了个套,就是想趁机剁了我的手。

“吃点东西,给。”解老板和霍秀秀坐在对面,蓝袍藏人坐在吴邪旁边,我们几个围成了圈,中间竖着一支冷光手电,手电的光打到通道顶上,再四处反射,一片绿油油的像是降神会现场。
“……为什么又是青椒炒饭。”我申请换鱼香肉丝,然而这个正义的请求被解老板拒绝了。
“因为我们只研发了青椒炒饭。”
“研发鱼香肉丝难道会比青椒肉丝更困难吗!”
“不会。”
“那为什么只研发了青椒肉丝,这不科学,青少年正在长身体,应该注意膳食平衡,这样吃我会长不高的!可能小鸡鸡都会长不大,那我以后的媳妇儿怎么办!”后果越想越严重,耽误我一个人不要紧,耽误了我千千万万的子孙绝对不可以。

“你想多了。”吴邪捧着盒饭扭过头来看我,眼神平静,“身高和鸡巴没有明显的关系。”
“你怎么知道?”难道老板的那里其实是萎的,所以他才不穿内裤,因为穿了会把小鸡鸡裹得更小?
“我认识一个人,他没我高,但他的鸡巴很大。”
“噗——”我的炒饭从鼻子里喷了出来,差一点飞进了解老板盒子里。

这句话的信息量很大,从中我们可以总结出如下几点重要信息:
1、这个人认识我老板,而且和我老板关系很好,因为老板都能看见他的小鸡鸡了;
2、这个人没我老板高,虽然如此,但他的小鸡鸡比我老板的大,根据吴邪的语气,应该大了不少;
3、我老板对‘他’小鸡鸡很大这件事印象深刻,那说明他们之间一定发生了某件事或者某些事,这导致了我老板至今还记着那个人的大鸡鸡,而且在提起的时候语气也非常诡异。

综合上面三点,再根据我看到的吴邪的笔记,我觉得我猜到了老板说的人。
“老板,你是在说张起灵吗?”
吴邪专心吃着盒饭,一边又道,“这个问题少儿不宜,我拒绝回答。”

话题已经被引导向了奇怪的地方,虽然老板假装冷艳,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我知道我猜对了。

吃完饭收拾好东西,我们站在另外两条通道前面,现在要选择一条继续走。
眼前的这两条通道一定有一条是走不出去的,因为这里所有的隧道都是白娘娘活动后留下的,这说明一开始白娘娘是顺着某个方向爬,发现路不通以后回到这里转了个身又选择了另一个方向。所以这里才会有这么大一个空间,白娘娘就是在这里转了身。

“走哪条?”
“这边。”蓝袍藏人和吴邪蹲下来在地上摸了摸,然后指着右手边的通道道。
我也蹲下身仔细摸了摸,一下子就意识到是怎么回事。

这些玉石的质地稍软,白娘娘在活动的时候,鳞片在地上留下了类似划痕的痕迹,一开始的痕迹是流畅的,指向左边的通道,之后又有杂乱的逆时针方向的划痕,这是白娘娘在这里转身的时候覆盖上去的痕迹,所以我们最好走右边的通道。

“这里出去就不是蛇矿了。”霍秀秀走到我身边,对着老板道。
老板点点头,回答她,“是古潼京。”

寻找古潼京的时候如果从沙漠表面走是很容易迷路的,因为沙漠里的沙丘因为风的原因形态变化得很快。但是地底下的蛇矿不会这样受影响。
老板的身体对费洛蒙很敏感,如果从蛇矿走,他可以通过蛇无意散发的信息素判断古潼京在沙漠里移动的路线,加上白娘娘的活动总是有意无意地和古潼京有联系,从地底走其实更保险。不过这也有另一个方面的危险,因为蛇矿本身不安全。

前面开始有零星的光源,周围的蛇矿也越来越稀薄。
“快到了。”
TBC
老张要来噜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