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瓶邪】短篇完结end+(接三叔end微博)

好久没有写了随意吃吧,特殊的日子不写点儿啥感觉对不起祖国对不起党。 

黎簇递了一张身份证到吴邪的手上,“办好了。”
 “手感很对,”吴邪接过来看了看,又拿手仔细摸了一遍,“验完了货再给你报销。”
 “诶老板老板,”黎簇探头探脑地往吴邪身后看去,“那就是——张起灵?”传闻中战斗力第一的人物头一次被他亲眼目睹,活生生的站在那里,黎簇简直无法抑制地感到好奇。
 吴邪瞥他一眼,转身去帮一行人领登机牌。
  
 “这几天长白山的游客一下子就多了很多,来这儿的机票不太容易买到,不过从这儿回去的机票就好买多了。”苏万跟在后面拖着一个行李箱,这是他和黎簇两个人共用的箱子,两个人轮流看管。
 黎簇还陷在自己的思维里,“老板为啥让我们先走?”接张起灵的任务他们俩没什么份,来一趟长白山主要是为了欣赏祖国的大好河山,顺便帮上山的几位顾着行李。
 “因为我们俩再加上老板的光头,会让久不见光的张起灵直接瞎掉。”想到之前吴邪直接把王盟给揍回了杭州,苏万又道,“咱们还是乖乖回去等着。”
 连王盟都被扇了好几个锅贴,自己和黎簇才跟了吴邪多久,还是保养好自己娇嫩的小脸蛋儿,听话地滚回去看西湖的荷花。
 “那解老板还有坎肩他们呢,哦对了还有白娘子,都回去?”
 苏万想了想,点头道,“解老板一定自己回帝都去了。剩下来的大概也会回杭州,刚才我还听见老板打电话找解老板,坎肩他们会听解老板的。”
 “听解老板的?”黎簇抬头看了看不远处靠在一起说话的吴邪和张起灵,“如果真像老板说的那样,那确实没坎肩和白娘娘什么事儿了。”张起灵会保护好他家老板。
  
 站在安检门外头排队的时候,黎簇和苏万两人朝着吴邪挥了挥手,看见吴邪无声地回了他们一句“傻逼”感觉心窝子都凉透了,有了张起灵就这么过河拆桥吗?
 “为什么吴邪还要留下来过几天再走?”
 这回终于轮到黎簇教育苏万了,“俗话说长白长白,长相守共白头嘛。”来都来了嘛。二十四拜都拜了,不差这一哆嗦。
 两个老处男,来来回回长白山多少次,都这么大年纪了,矜持有什么意思呢?
  
 “哟,小哥,你看我这光头美吗?”送走了黎簇和苏万,王胖子一转身就又把手搁吴邪和张起灵肩上,嘴里发出尖细的嗓音。
 “光头?”张起灵皱了皱眉,在看见王胖子把吴邪的假发套拎起来的时候露出了然的表情。
 一直观察着眼前两人表情的胖子见张起灵眼底飞快地掠过一抹惊讶,随即又涌上来了更多复杂难懂的情绪,当即愣了愣,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
 “美。”张起灵微微勾了勾唇角。
 长白山的夏天真冷,搓着冲锋衣底下的鸡皮疙瘩,胖子心里已经有了北上投奔“人妖”的打算。
  
 回了宾馆,说好了晚上出去搓一顿,胖子立刻就裹紧了冲锋衣一脸冻着肥膘的表情,“奶奶的冻死胖爷了。”为了护体的肥膘能继续发挥作用,胖子表示要先回去睡几个小时保养一下他的脂肪层。
 “你俩自个儿呆着去吧。”挥挥手胖子就先钻进隔壁的套间儿里去了。
 吴邪手里还提着包,虽然心里是激动的,但好像有点类似“近乡情怯”的意思,执着了太久的愿望一下子就实现了,心理上还缓不过来。
 在青铜门前等人的时候很紧张,不过真的见到了张起灵他却又异常平静,然而这种心情再随着张起灵跟着他下了山,他又变得激动和紧张起来。
 之前忙着和解雨臣联络,以及安顿好坎肩还有黎簇苏万几个人,他还没单独和张起灵说过话,一路上调节气氛的照旧是胖子,吴邪边听边走,脑袋难得放空,也没有来得及面对自己心里的情绪。
 没想到胖子这突然的一下子居然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吴邪怔忡了一小会儿,张起灵不说话,安静地看着他。
 “进去吧。”掏出卡刷了刷,吴邪拎着包先进了房间。
  
 “你先进去洗澡。”吴邪背对着张起灵,把包放在地上,从床底下拖出行李箱从里面翻出来几件干净的换洗衣服,蓝色帽衫和深色长裤,最上面一条小鸡内裤。
 张起灵接过来,目光柔和地看了看他,转身进了浴室。
  
 带着湿漉漉的水汽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张起灵看见吴邪正靠在窗台上抽烟,傍晚的霞光投射到吴邪的半边脸上,让整个人显得柔和了很多。
 吴邪回过头看了看他,径自掐灭了烟,走过去翻出自己的衣服,又拎出来一条毛巾往张起灵头上一搭,“擦干了,别着凉了。”
 即使是夏天,傍晚的长白山温度也不高,山脚底下的风都是带着寒气的。
 趁着吴邪进去冲澡的档口,张起灵在床边坐了下来,十年不见,吴邪和他记忆里的那个人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面貌上有种成熟的味道,心境和脾性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虽然在不见日光的地底待了十年,他却可以感觉到外界的变化,自然也能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浴室里的那个人。
 张起灵发呆了也没多久,吴邪自己也穿着干净的衣服提着假发擦着光头出来了。
  
 低着头一手认真地打理假发,吴邪腾出另一只手下意识地就想去掏烟盒里的烟,可是却被人抢先一步。
 吴邪惊讶地看着对方,“你也要来一根?”印象里闷油瓶不怎么抽啊,这是与世隔绝太久了也想尝一发人间烟火?
 张起灵摇摇头,“别抽了。”他能发现吴邪的脸上有了细小的皱纹,这十年眼前的人一定不好过。
 吴邪手上轻轻一抖,之后拿过香烟盒自己丢进了垃圾桶。
  
 “回杭州?”伸手拉过对方的手臂,张起灵掀开吴邪的衣袖,修长的手指抚过那十七条狰狞的疤痕。他的夜视能力很好,在青铜门口即使光线不足也能看清吴邪的全貌,自然也不会忽略初见自己时对方掩盖伤疤的动作。
 “你要回杭州吗?”吴邪有点尴尬,没想到自己这个年纪了,都在浊浪里翻滚这么久,居然还会因为一个人的触摸而脸红,“你是自由的了,杭州是个很好的地方,要去你可以直接找王盟。”
 张起灵手上顿住,视线落在吴邪的脖颈上,眼神变了变,“你去哪里?”
 无意识地拉高毛衣领,吴邪答道,“福建南边的山里有个村子,很漂亮,水很干净,百年枯藤千年雨。我想在那里待一段时间。”
 张起灵听着没说话,手指落到了说话的人脖颈处的伤疤上,声带还随着吴邪说话的同时振动,伤疤于是也跟着小幅度地振动。
 “胖子说接下来我们都该退休了,我想只有离开才能真正的结束,这些年我的好奇心已经差不多用光了,只要能把你接出来,结束轮流守青铜门的任务,我就成功了。”
 吴邪微微闭了闭眼,又重复了一遍,“这样才能真正结束。做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和这个世界没有一点点联系。”
 话音刚落,张起灵的脸已经凑过来了。
  
 不会没有联系的,张起灵是吴邪和世界的联系,吴邪是张起灵和世界的联系。
 凑着耳朵扒在门口据说在保养神膘的胖爷如是想。
end

评论(10)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