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瓶邪】老不老(短篇完结 接end+)

我被自己的勤奋感动哭了。



“吴老板,村支书喊你还有你家那口子去他家吃饭啊。”吴邪躺在床上,神智还没完全清醒,迷迷瞪瞪的口上就听见屋外有人在喊话。

拿脚踢了踢坐在床尾看书的人,吴邪的语气里尤带浓浓睡意,“听见了没,过会儿去胖子那儿。”张起灵顺手握住那人的脚踝,一边把脚踝往被窝里搁一边淡淡地回了一句,“好。”

门外的人听了又招呼两句,随即便转身离开。

 

“来小天真,胖爷我今天可是在菜里放了大料了,保管吃一口爽一整天。”胖子说完就端出来了一个大海碗,接着“砰”的一下把碗放在吴邪面前。

吴邪瞪着眼看着碗里满满的红辣椒,觉得爽的部位不止是嘴,菊花也要遭殃,“你奶奶个熊的这能让你爽一整天?”

胖子摇了摇头,拿着大勺挖了一点辣椒拌进白饭里,“这儿湿气太重,咱们不吃点儿辣是不行滴。”说着给吴邪和张起灵两人各分了点。

“还是你不能吃?”勺子停在吴邪的饭上头,胖子忽然福至心灵一般,朝吴邪暧昧地眨了眨眼,“我说小吴啊,你这身子是不能吃吧?”

吴邪立刻摁着王胖子的手把勺子一翻,整勺辣都被倒进了碗里,“滚犊砸。”

 

差不多到了晚饭的时候,张起灵和吴邪两人依旧是去胖子家蹭饭,两家反正也不远。

天色有点暗,胖子在厨房热火朝天地开锅炒菜,吴邪走到厨房门口象征性的晃了晃,最后坐在屋外的台阶上纳起了凉。

周围啁啁啾啾,天边云霞满布,门外还有几只散养的小土狗,前院种了点菜,后院里有一小群鸡鸭,闭了闭眼,吴邪觉得自己体会到了人与自然之间生命的大和谐。

生命的大和谐只体会到一会儿,张起灵已经挨着吴邪坐下来了。

吴邪扭头看看身边的男人,借着最后一阵耀目的霞光,他在张起灵脸上找到了几丝细小的皱纹,“诶,你也有皱纹了。”再凑过去仔细地看一看,是皱纹,不是头发丝。

“老头子。”张起灵脸上出现的皱纹给吴邪一种巨大的成就感,他这时候非常高兴,也非常自豪,这种高兴和自豪的程度之高远胜过他这十年中经历过的任何一次高兴,或者自豪。就连接到张起灵的时候他都没那么得意过。

“恩。”张起灵应了一声。

“他娘的,接你出来的时候还说我老了,”吴邪不自觉地举手摸摸自己的脸,“要不是为了把你的卖身契从地主家偷出来,老子哪能这么不注意保养。”俗话说男人四十一枝花,他还不到四十,吴邪还是一枝花骨朵。

 

“你们两个卿卿我我的干什么呢?有完没完,老子叫了几遍了,你们到底要不要吃饭?”张起灵站起身,又把吴邪也拉了起来,两人一块儿乖乖的去厨房端菜。

吃饭的时候吴邪说到张起灵脸上也有了皱纹,惹得胖子大惊,立刻拖着电线举着灯凑近张起灵认真地打量起来,“诶别说,还真有,你看小哥头上还有白头发了。”

这个发现让胖子也异常兴奋,当即挖了一大勺红辣椒又拌进饭里,“大喜事,咱们哥几个得好好爽一爽。”

 

帮胖子收拾完碗筷之后,张起灵就牵着吴邪离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辣椒吃多了不适应,吴邪走到半路就闹肚子疼,张起灵脸色一凛,拽了人往背上一甩就大步往家走。“可能是肠胃不适应,”吴邪一手勾着张起灵脖子,一手按揉着肚皮,之前十年都太忙,不能好好吃饭,有饭吃也八成是二十年不坏的特质青椒炒饭,“你肚子疼不?”。

张起灵摇头。

 

吴邪蹲在便桶上托着下巴沉思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的时候,张起灵已经拿了热毛巾进来了。

“怎么样?”

“不是拉肚子,干蹲着也没用。”再蹲下去要得痔疮了,收拾了一下,吴邪就站起来走到洗手池边。

“敷一下。”把人往自己的方向一拉,张起灵直接伸手掀开吴邪的肚皮,拿热毛巾往上一捂。

“唔,”吴邪舒服地眯了眯眼,呻吟了一声,“好多了。”

张起灵点点头,干脆就把热毛巾一直按在吴邪肚皮上,一边还力度适中地帮人按摩。

 

夏天的空气明明很潮湿,吴邪靠着人待了一会儿却觉得燥热。花骨朵还没开,平时还是很需要被滋润照顾的。女人四十如狼似虎,男人有时候也是这样。

“你行吗?”自从到了福建,两人虽然躺在一张床上,却也总是盖棉被纯聊天,联想到今天晚上的大发现,吴邪嘴一哆嗦就把脑子里的问题直接吐了出来。

“小哥,你年纪也大了,我从没想到你愿意跟我一道来这里。不过,不管怎么说,我想我们俩在一起就这么一直过也挺好。”

张起灵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把揽在吴邪腰上的手往他胸前游移去,“你身体受得了?”毕竟吴邪今晚吃了些辣椒就闹肚子,过去的十年之中还又受了那么多伤。

吴邪一愣。

嫌他老了不经操?

 

“操他娘的你有本事干死我!”夜深人静,说是百年枯藤千年雨的淳朴小镇里,某个偏僻的角落,忽然传来一声嗓音拔高的怒吼。

 

尾声:

第二天胖子亲自来送饭的时候,吴邪正躺在床上,张起灵在晾床单。

“小吴这没事吧?今天胖爷我特地做了些清淡的。”

“没事。吴邪多锻炼就好。”张起灵淡淡道。

 

P.S.花骨朵开花了。

这就是两个在室老男人互相挑衅的下场。

另:因为end里老张那句“你老了”杀伤力太大,既然老吴不能青春永驻,那就让老张和吴邪一起慢慢变老吧。长白长白嘛。

    还有里面有个无聊的小彩蛋,有人发现了咩?

评论(17)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