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深夜读abo有感

首先呢,我要说清楚,第一,本文只针对一篇abo文章而写,和作者其他文章无关,和其他作者的abo无关,和其他作者的后续无关,后续写得很有意思;第二,本文只是个人意见,不欢迎撕逼,没有人身攻击,就事论事,不指桑骂槐也不含沙射影。

我看完了以后,认真研究了很多遍,最后我发现我内心的膈应的确是因为这篇文章。具体原因后面继续说。

说我被直男癌折磨得过度猜想也罢。我把我的想法说一说,想取关就随意。最近退圈的不少,喷子这几个月越发厉害了,大概撑不住了哪天我也就滚蛋了。

再说一遍,我不是攻击作者。我很喜欢作者⊙_⊙。详情往下看。

文章里总是强调吴邪的各种第一次各种处,老张什么都没写,虽然老张人品爆表,但是作为一个吴邪脑残粉外加女权主义者,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真的略难过。难过的点如下,两点:

第一,abo本身就是个包含歧视的设定,不我不是攻击所有abo,我看过很多这种设定的文都超棒——但不管怎么样你们也不能否认,最开始abo对于o来说是天大的不公平。o一生依附于a,只能被一个a标记,然而强势的a可以标记多个o。我其实超介意这个,在这类同人里我觉得o作为弱势群体不需要这样被反复强调处子之身,尤其这里的人是吴邪,我厨吴邪厨得走火入魔,看见吴邪这么弱势还被反复打上菊洁的印记,我觉得这简直是在侮辱吴邪,到底为什么这么介意吴邪在一个已经是o的情况下的贞洁还要这样一遍遍地重复啊,说说a好吗。这其中的感觉怎么说,大半夜好像语言逻辑有些混乱,词不达意。大概就是类似言情小说里有处女情节的女作者反复强调在妥妥的男权社会里家教极严作风极端保守的女主处女膜还在,处女膜还在,处女膜还在。到底为什么这么强调女主的处女膜啊。

第二,就像我上面说的,abo设定在某种程度上又让我想到当今社会的男人和女人。女人是弱势群体,别笑啊,就算你是希拉里你也是弱势群体的一员。abo里对o的设定如此严苛总让我想到中国古代的女性,还有日本大奥里一辈子被蹉跎掉的女人,想想都可怜。所以每次看abo我都觉得心情略复杂,我又忍不住想说了,尤其这个弱势的角色分给了我家吴邪,明明他和老张应该同一个地位。当然我是不逆的。但既然吴邪的设定都这么弱势了,还被反复强调“处女膜处女膜处女膜”我真难过。真的拜托了,吴邪一个男人被这么设定只差点上守宫砂了还要这样反复强调贞洁我好心疼啊,即使是个女人这么被写都是赤裸裸的性别歧视,而吴邪他是个男人,是在男女地位上目前处于优势地位的男人啊。如果真的要强调贞操,强势的那个也带上啦。

半夜发牢骚说不清楚,大概就是,作为一个吴邪控和女权主义者,看到这样的文章我有点难过。不过我没有恶意,我还入了培育麒麟的本呢,我呢并无意攻击作者。就事论事吧。但很诚实的说,菊洁癖的作者读者好多,多得吓死我,我觉得要洁不如一起洁,大家洁才是真的洁,黄瓜带个贞操带,否则弱势的别点守宫砂。

还有别跑来说作者是无心的,这样的话没有意义。什么才是无心呢,你要我回答说无心就是说潜意识吗。

不过每个人的认识都在进步,我说的文章是作者过去的作品,不是现在。每个人的认知都会随时间变化。还有有些abo也真的很棒,我很害怕中国人典型的“虽然你在说这根香蕉但我知道你也把其他香蕉说进去了”的诡异的对号入座心理,毫无逻辑但我见得太多。这里再次重复解释。撕逼的注意这条不能作为理由了。

最最最后,我真的特别怕喷子和圣母。不爱我就不要花时间在我身上,我没有过度解读也没有迫害妄想,只不过是文章写多了总能在看书的时候多关注一些别人忽视的字里行间。

谢谢大家。别喷别喷,我懒,回喷太累。
P.S.我不想这样直接地说我一直喜欢的作者,虽然歉意爆表,但话我还是说出来了。

如果姑娘们觉得我敏感多虑玻璃心,取关吧。
 圣诞挖坑再见。

评论(6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