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瓶邪同人】奇鸟行状录2(修真style)

吴邪的金手指其实是老张的福利啊_(:з」∠)_

为了以后老张可以拐小吴去双修,吴邪的体质不得不变一变呢~(我居然在给情敌铺路QAQ

跳坑愉快Yooooo

2.

吴邪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的时候,王胖子正坐在他床边啃鸡腿,这鸡腿油滋滋的,香料调料又放得足,火候也正好,闻起来看起来真是诱人得不行。

 

胖子放下鸡腿擦擦嘴,似乎终于松了一口气,也确实是这样,他是真怕吴邪醒不过来,或者是受刺激太大直接疯了,“天真,你醒了啊,来喝点儿水。”

两人修为都不高,自然也没有到修习辟谷的时候,吃喝拉撒也一样都不能少。

吴邪的睫毛很长,呼嗒嗒地扇了两下,这才终于露出眼睑下那双澄澈明净似天上星辰的双眼来,他接过胖子手里的水抿了几口,又伸手揉了揉眼,方慢吞吞道,“咱们不是在买法器吗,怎么这就直接到了我家?”

胖子正收拾饭菜的手一顿,有点儿不可思议地看着吴邪,“天真?”

“恩?”吴邪喝完了水,活动了一下筋骨,正准备下床来,听见胖子的叫唤便又抬头望着他。

 

王胖子心里也是一惊,吴邪那双眼睛从来瞒不住任何事情,此时此刻他的样子根本不是在撒谎,“没啥,我就想你怎么都炼气了还能中暑晕过去。”他继续布置着碗筷,心道这样也好,不如就让吴邪彻底忘了那几天的事情,那种地狱般的日子吴邪定是不会希望自己记着的,这也省得他总担心吴邪日后会因此生了心魔。

 

“你先吃着,我去叫你三叔。要不是你三叔,胖爷我一个人可不容易找到你们家。”胖子和吴邪本来就是结伴来临安的,吴邪这个小散修是来临安找他三叔,而胖子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准备上兄弟家蹭饭的。

吴邪点点头,看胖子出门去找他三叔,便也直接抄起调羹吃起东西来,他都饿坏了,可惜这桌子上的食物清一色的都是极清淡的吃食,香酥鲜嫩的鸡腿是必然没有的。

 

吴三省让潘子带走吴邪和胖子一行人之后,直接就拿大金牙开了刀,他修为已近元婴,突破是迟早的事情,当时当刻又被吴邪那副虚弱得几乎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刺激得猩红了眼,自然是几息之间便送这位金真人入了轮回。至于地魔门这群邪修,吴三省更是不会手下留情,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地魔门上下一百多个修士已经悉数交出了性命,地魔门也就此被灭门。而吴邪一共在床上昏迷了近七天,吴三省便也追杀地魔门在外的余孽近七天。

 

王胖子出去通知了潘子去叫吴三省,转身就又进屋去看着吴邪了。没有办法,不看不放心,谁知道大金牙有没有把吴邪这身诡异的体质又说出去。

“胖子,我还想吃鸡腿,”王胖子一进门就看见吴邪蹲在地上捧着碗,可怜巴巴地跟一只小狗似的望着他,“我吃不饱。”

胖子心道还好我道心坚定根基扎实,不然差点被天真这小子萌一脸,他咳了两声,学着吴三省的口气回道,“等你身体再好些再说。”

 

吴邪难过地摸摸扁扁的肚皮,他已经把桌上的吃食都扫干净了,可是怎么肚子还是会觉得不饱呢。兀自沉浸在吃不饱的悲痛中一会儿,吴邪忽然又抬头道,“胖子,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

王胖子生怕他又想起那些天的遭遇来,立刻紧张地问道,“怎么了?”

“我身体里似乎修炼着化阴诀,这不是女人才能炼的吗,”吴邪说着又顿了顿,“而且我记得这是邪教的媚功啊。我怎么会这么邪门的东西?”他越说越奇怪,总觉得哪里有问题,却又说不上来。

胖子额头简直要冒冷汗,只得道,“我原本也不想同你说,你其实并不是中暑晕倒,而是被邪教魔女暗算,在你神识里种入了化阴诀的种子。你不知道,你三叔回来的时候说你特质特殊,可修天下任意法门。”他这话说得半真半假,一边希望吴邪不要记起那些事情来,一边又尽可能可信地解释着,“她是想采你呢,还好胖爷我机智,这不就把你背回来了吗。你丫以后还是小心着点儿。你三叔还说,以前不告诉你是怕你多想,如今告诉你你以后可得长点儿心。”

 

吴邪不疑有他,点了点头,又掀开衣襟偷偷往自己身上瞧瞧,脸上似乎还泛了点儿红,他生性温和,家里环境又干净,听胖子说这件事总觉得怪腼腆的,“那魔女好看吗?”

胖子正喝水压惊,闻言一口水就呛进了鼻子里,“好看!好看得要人命!”说完他又倒了杯水往嘴里灌,心里只希望吴邪这小呆瓜可别再问些奇怪的问题了。

 

听说吴邪把那几日的事情忘了个干净,吴三省倒也觉得这样最好,他招来潘子嘱咐把剩下的事情交给手下,便直接去了吴邪的住处。

 

中土世界修仙者众多,除了精怪使用的妖修外,凡人只分道修与魔修,仙界三十三重天外还有诸多大小世界,其中的修炼法门众多,比如这其中就有禅修,只是那终究不是以道为法,即使修行之人了悟也是成佛而非成道。

而修道者讲的三千人间世界指的自然也是以道为法的修行世界,三千是个虚数,实际上的数量除了天道法则之外也没有人能看得透。

自然,中土世界正是人间三千世界的一支,而中土是这人间世界的统称,这之中包括了诸多大陆洲海,最大的一片就是中原,周边大大小小还分布着不少其余的陆地,比方说方壶、员峤、岱舆、瀛洲以及蓬莱。而临安城正在中原的东南部。

至于吴家,正是临安城中最大的世家,掌管临安周边,方圆五百里的大小宗门。

 

吴三省走进屋子的时候吴邪已经趴在窗户边上的软榻上打起了瞌睡,大病初愈,吴邪很容易便觉得困了,胖子见他如此,就也干脆推开了窗,让人晒着太阳打个盹。

王胖子见吴三省进来,忙不迭放下手里的事,他眼睛可毒,一眼就能看出来吴三省宝贝这个大侄子宝贝得紧,虽然人家嘴上不说,但是话语口气说到吴邪的时候都是带着三分骄傲七分疼爱的。

 

夏日里太阳光还是火辣辣的,不过吴邪瞌睡之前自己还是捏了个清凉诀,这下立刻就睡得甜甜美美,早入了黑甜梦乡。

吴三省冲王胖子点点头,见膳盘里的吃食都被吴邪扫得干干净净,不由得也放下些心来。他走到软塌边上去看吴邪的脸色,不看则以,一看竟真让他发现些许异样来。

 

二十年前吴邪甫一出生的时候,身体极为虚弱,稳婆连连拍打小吴邪的白嫩屁股蛋儿也不见人哭。襁褓里的小娃娃当时脸色苍白,气息微弱,吴家上下几十口,包括吴邪爷爷吴老狗在内都几乎要完全陷入绝望。本来全家人已做好准备迎接这小吴邪即将早夭的事实,哪知不多片刻,东北方向却是一道破虹瑞气袭来,直接窜入婴儿眉心,随即便游走小吴邪稚嫩的全身经脉。不多时,吴邪便开始嗷嗷啼哭,又回过气来。

 

而吴三省发现的异样,正与这瑞气有关。

化阴诀之事王胖子已传音入耳于吴三省,这功诀本是女子修炼的媚功,吴三省早年遍走中原,见多识广,自然知道这功诀的厉害之处。吴邪此时正陷入沉睡,意识薄弱之际,温润雅致的眉眼之间便隐隐显出惊人的媚意来。这股媚意来势汹汹,饶是心志坚定的吴三省都在一瞬间愣住,似是被勾魂摄魄般呆滞了一下。

等吴三省回过神来,紧皱眉头想分一缕神识于吴邪时,哪知在吴邪幼时曾运转游走的那股瑞气又显了出来,直接硬生生的将那媚意压制了回去。

评论(1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