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瓶邪】吃吃吃什么元宵!(蛇精病系列)

接《蛇精病的艺术人生》以及《神马都是浮云》。小吴生病惹,过完疯疯癫癫的元宵,吴蛇精就要踏上治病吃药的美好之旅啦_(:з」∠)_

我来剧透个,治病方式是张大爷陪吴蛇精带着倒斗小分队在斗下秀秀秀恩爱。

------

村子里从小年夜开始就陆陆续续有不少年轻人回来,回来过年串门自然也要放鞭炮,炮仗一路放,从村头一直到村尾,以小年夜作为开始,以元宵节作为结束。

吴邪最近精神一直有些怏怏,他本来不是悲观的人,但这几天身体上的不舒适却总给他一种大限将至的感觉,这些天他也不怎么和张起灵说话了,明明是过年,却总是一个人窝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绿水青山发呆。

张起灵看着只能干着急,他没有过女朋友也没有过男朋友,他只有媳妇儿吴邪,然而仅仅是一个吴邪已经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棘手。胖子去了巴乃,他每年雷打不动地要回去看望阿贵,美名其曰替未过门的媳妇孝敬老丈人。

胖子在电话那头说,“那你就哄哄他嘛,天真现在这小模样可不就得哄着。”

黎簇和苏万两个人正在前往福建的路上,半道上接到张起灵的电话还以为吴邪已经挂掉了,万分惊恐地接起电话以后才发现原来如此,两人一起在电话这头给张起灵出主意,“张老板,那你就哄哄老板啊。老板这些年这么辛苦,一不小心觉得人生寂寞也是很正常的。”

放下电话以后张起灵回头去看吴邪,眼神里少见地充满忧虑。

 

中午饭吃完以后吴邪收拾了一下碗筷,走进厨房想去洗碗,张起灵正从门外走进来,手里还端着装了喂院子里鸡鸭吃食的小铁盆。

“我来,”他接过吴邪手里的抹布丢进洗碗池里,随后洗了洗手,就轻轻握着吴邪的手往厨房外面走,“没睡好吗?”张起灵注意到了吴邪眼睛下有圈淡淡的青黑色,往日明亮的眼睛里有没有神采。

吴邪有些茫然,他像是突然醒过来一般,抬眼看了看张起灵,声音像闷在喉咙里,“小哥,我想吃汤圆。”

张起灵专注地看着吴邪,把后者脸上的每个表情都看在眼里,而吴邪方才的表情让他心里瞬间一紧。那是对人世间毫无挂念的表情,无悲无喜,甚至连绝望都看不见,只是全然的淡漠。

“好,我来做汤圆,你想吃什么馅的?”他握紧了吴邪的手,把人慢慢带进卧室,让吴邪坐在了床边上。

吴邪迷惑地歪了歪头,脸上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微笑,“我要吃肉馅的。”他说完后忽然转过头看着张起灵,“以后我死了,你也在元宵节做汤圆放在家里。我会自己来吃的。”

“吴邪。”张起灵伸手轻轻抚了抚吴邪的脸侧,接着一下子将人完全带进了怀里,他的力度极大,几乎是要把人勒进血肉里一般,吴邪却只是面无表情的乖乖靠在他怀里。

如果你死了,我会很快就去地下,陪你一起吃汤圆。

 

黎簇和苏万前脚跨进吴邪住的院子,后脚解雨臣也来了,又没多久黑眼镜和杨好也到了。

 

除了吴邪以外的六人一本正经,严肃地坐在吴邪家后院里,众人中间还放了台平板,上面胖子的大圆脸正清晰无比地显示在屏幕上。

胖子先开口,“我说小哥,让你哄着天真的不是,这怎么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黎簇翻了个白眼,“胖老板,张老板一看就是这辈子除了我老板根本没处过对象的,你让我哄都比让张老板哄容易。”在吴邪的事情上,黎簇倒是很有自信张起灵不会因此直接抽刀砍了他。

“吴邪到底怎么回事?上次我来不还好好的?”

“你家吴邪哥哥最近可怪里怪气的。我听小哥那意思,天真这是不想活了啊?”胖子在那头嚷嚷。

黑眼镜直接笑出来了,在座的几人里,他在吴邪的计划开始布置之后是和吴邪接触最多的人之一,他压根不信吴邪会没有求生意志,“我好歹也做了几年小三爷的师傅,小三爷可绝对不是会想自杀的人。”

“呸呸呸,大过年的说什么丧气话,给天真找霉头呢!我这也不是说天真要自杀,我是说他不想活了,对不对,小哥?”

张起灵沉默了一会儿,接着摇摇头,难得地叹了口气,道,“他不是不想活了。他在等死。”

“我不相信,我们老大不是这样的人。”苏万和黎簇从认识吴邪起就见识到了吴邪各路狂拽炫酷吊炸天的姿态,即便是在最危险的绝境下,吴邪都没有在他们面前露出过胆怯。现在安顿下来,吴邪怎么又会等死了。

黑眼镜在这头抚着下颌一脸深沉,“也不是不可能,小三爷这几年为了救哑巴出来没少受罪,就算我后来跟在他身边,也不能保证他没出过大事儿。”说着他两手一摊,“光那些蛇毒就够他受的了。”

“吴邪的计划我们每人都只参与了一小部分,但已经足够复杂了。他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

胖子在平板那头搔了搔头发,他年纪也不小了,可张起灵和吴邪的事情还是少不了他操心,“小哥,天真那些笔记里没说啥有用的?”这不得对症下药嘛。

 

吴邪的笔记张起灵自拿到手以后反复看过很久,进入巴丹吉林沙漠之前的尚且还可以勉强看懂,但之后的内容,笔记上写的东西就如同天书一般让人摸不清头脑,张起灵无法从中整理出哪怕一条清晰的逻辑脉络,他只能稍稍识别出其中有的内容牵涉到张家与汪家几千年的事情。

围坐的几人听完张起灵的描述也不由得在内心叹了口气,吴邪脑子里的东西他们现在根本无法想象,几千年的信息量哪是常人可以完全消化的。

吴邪那时候不要命,所有的不良反应以及后遗症都被他用强大的忍耐力压制住,但是有些东西压制得越久爆发起来越强。何况按照吴邪如今的样子,他根本不会把心里想的事情表现出一丝一毫在脸上。

 

“吴邪还有没有别的地方不对劲?”解雨臣皱了皱眉头,他已经开始打算带吴邪回北京治疗了,吴邪的症状明显不对,但他也看不出来吴邪这是精神层面的疾病还是生理层面的疾病。

张起灵顿了顿,想到这几天吴邪的表现,内心的不安放大,“他好像……有时候会不记得我是谁。”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只是不记得我。”

 

吴邪放下碗,满足地拿过纸巾擦擦嘴,看着面前坐的一群人笑道,“你们都吃啊,看着我干嘛。这汤团味道不错。”

黎簇微妙地看了眼吴邪,故意咳了两声,“老板,这汤团是你做的?”

“我拌的馅儿,”吴邪用筷子敲了敲黑眼镜的碗,“诶,怎么样,爷拌的青椒肉丝馅儿是不是特别香?”

黑眼镜的墨镜上雾气都漫了一大片,他一抬头两个镜片儿白乎乎的,整张脸看起来和咸蛋超人一样,“老板娘再给我一打打包带走。”

“滚犊砸。”

苏万被黎簇在桌子底下踩了一脚,只能接着问,“那这皮呢?这汤圆皮还挺糯的,哦呵呵。”

“是,呃,是张嗯,小哥擀的,”吴邪边说边用筷子戳了戳软绵绵的汤团,“卖相还挺英俊。”回忆的时候有点吃力,不过吴邪却一点儿都没察觉,“啵”地一下戳破了汤团的皮,里面的芝麻馅立刻就顺着开口往外冒。

晚上吃完了元宵,照理说几个来蹭吃蹭喝的也该各自回家了,毕竟包括黎簇在内,他们现在都能算是日进斗金的霸道总裁。

吴邪喝了点儿酒,已经开始上头,趁着朦胧的月光在院子里耍了套醉拳就开始到处抱着人当接吻狂魔。张起灵正从后厨房出来,看见吴邪在发酒疯,立刻就面如寒霜地走过去把人往肩上一扛,一边还不留情面地伸手往吴邪挺翘的屁股上啪啪啪打巴掌。

吴邪不从,扭着身体想从张起灵身上下去,被张起灵打了几下屁股居然还委屈起来了,狂拽炫酷吊炸天没有,只有嘤嘤嘤地扒在张起灵肩上哭。

 

黎簇和苏万两个人笑得哈哈哈哈,边笑边掏出手机默默地拍下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吴小佛爷。

 

白天在院子里的时候解雨臣最后还是提议带吴邪去北京看诊,张起灵思考了片刻,还是答应过完元宵就把吴邪带到北京住院就医。

胖子在平板那头少见地严肃,表示过几天就去北京和他们会合。

他们这些人都和吴邪相识已久,不只是久,在座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不曾和吴邪出生入死过,吴邪有多辛苦多努力他们都清楚。所以他们更不可能就这样放任吴邪折磨自己。

“其实我想,老板的失忆会不会和蛇毒有关?”黎簇道,他也是蛇语者,蛇毒的副作用他之前已经感受过了,只不过他接触的蛇毒量其实很少。吴邪后来和黎簇说,黎簇作为蛇语者,真正的作用是作为诱饵,而不是解读蛇的记忆。

“我之前吸收的蛇毒很少,蛇毒也不是像老板那样从鼻子那里进去。但即使这样,我回家以后去医院体检,医生也说我肝功能受损。”虽然后来也慢慢调养好了,不过这之后吴邪就不再让黎簇接触蛇毒。

所以按照吴邪吸收的蛇毒数量来看,他体内的蛇毒与黎簇体内的蛇毒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现在才开始爆发不良反应看来也是吴邪实在忍耐不了了。

“也许老大早就觉得不舒服或者不对劲了。只不过他之前没有表现出来。现在他可能是连假装都假装不了了。”苏万理性分析道。

 

吴邪迷迷瞪瞪地洗漱完,出了浴室把外衣一脱就直接钻进了被窝,整个人蜷成一颗球。

外面的炮仗噼里啪啦还在放,解雨臣一行人从吴邪家里拿了胖子住处的钥匙直接就去住了,几个人打算过了元宵直接和吴邪一起去北京。

张起灵掀开被子躺进去的时候,吴邪正把脸闷在被子里,一张脸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棉被闷的,反正通红,还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像是刚知道人活着要呼吸。

看见吴邪睡觉的姿势,张起灵想到胖子说过吴邪这种睡姿代表人没有安全感,伸出手臂把后者往怀里一揽,紧紧抱着他也不说话。

他不会哄人,不知道怎么帮吴邪分担那些痛苦,只能这样死死地抱住他,把他留在自己怀里。

吴邪似乎受不了这样的禁锢,他努力地退出张起灵的臂弯,接着身子一弯,又把自己蜷成了一颗球。

 

张起灵定定地看着吴邪,想到自己从认识吴邪开始从没有过自我介绍。他伸手顺着吴邪的眉眼一一抚过,轻轻地把吴邪又揽进了怀里,“吴邪,我是张起灵。”

吴邪终于不再挣扎,顺着他被他抱在怀里,脑袋搁在张起灵的颈窝。

张起灵听见吴邪呜呜呜地把脸埋在自己的颈窝,他还是一副醉态,一边呜咽一边难过地对张起灵说全身都在痛。张起灵点点头,不发一语,只是慢慢地顺着吴邪的头发,直到吴邪睡着。

end

不要桑心,吴蛇精很快就要被他老公带着去斗下找(度)记(蜜)忆(月)。

诶,不好意思,话说我总是会无意间忽略掉杨好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望天

评论(34)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