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瓶邪】奇鸟行状录3(修真style)

我刚刚失手把这文删掉了啊啊啊只能重发一遍啊啊啊啊

本来想再修一修的,结果我把编辑点成了删除,把取消点成了确定,Σ( ° △ °|||)︴然后文章就被我删掉了啊啊啊啊我是不是傻

-------

3.

待吴邪揉着眼睛醒过来的时候,已近傍晚时刻,吴三省见吴邪睡得香甜便也没有出声打扰,给吴邪留下了一只装着十数万灵石与两件极品法器的乾坤袋便离开了。

胖子也有份,吴三省只道感谢胖子一路和吴邪作伴,又颇重义气不顾性命地去往地魔门营救吴邪,当下便给了王胖子一只金铃,说危难时刻摇动这金铃,可救他于困顿中三次。

 

吴邪此刻已经不再急着搜罗法器法宝,毕竟他修为尚浅,再好的东西也不得用。胖子同吴邪一商量,觉得是这个道理,两人一合计,便准备在灵气浓郁的临安城中择一处准备闭关突破。

 

胖子修的是炼体之道,承袭的是祖上传下的《锻炼诀》,需不断锤炼肉身直至化境,届时便是越级硬扛一记化神巅峰的修士发出的攻击也是使得的。

至于吴邪修习的本源道法则是颇为玄妙,名为《上至经》,是道祖混元皇帝所传,包含天地之间三千大道的根本道法。而这《上至经》其实又分为两卷,一卷为道法,一卷为德法;修道之人虽说讲究避世而居,却又更注重顺其自然,故而天命来时,若是不得不入世,自然也会顺应天道。因此,这《上至经》便分为修道者修炼的道法卷,与凡人入世时教其纵横捭阖谲诳相轻的德法卷。

 

仔细追究起来,吴邪得到《上至经》就是一件机缘巧合。

《上至经》本是长白剑修所修习的本源道法,本不可能外传,只是吴邪在离开潭州城前,在市集游荡淘宝时曾买下一柄生锈的古剑,这古剑正是久远以前一名长白剑修在身死道消后遗留下来的本命剑,剑中正埋有《上至经》的道法部。

胖子因此还直呼吴邪好气运,毕竟长白剑修从来都是一往无前,人在剑在,本命剑若损毁,那修道者也基本相当于修为全无;若修道者身死道消,本命剑便会响应长白剑庐号召,返回剑庐从此不再出世,甚至若是长白剑修中的大能陨落,本命剑还会在剑祖御之下被护送回苍梧剑冢。也正是这个原因,长白剑修的本命剑几乎没有可能被遗落在外。

 

吴邪当时的反应却只是弯唇一笑,眼中掩不住的得意,“那是,这就叫缘分。”

 

对于修道者来说,步入筑基之前是基本没有去洞天福地寻找机缘的可能。

胖子想要找件趁手的法器代替本命法宝,吴邪也想找出压制化阴诀的根本方法,两人商量片刻后便拍板决定,闭关修炼事不宜迟,待进入筑基期之后再去找吴三省问询关于洞天福地的事情。

 

除了长白剑修,中土世界中的修道者修为步入金丹之前,大多无法拥有本命法宝。本命法宝由丹田温养,必然与修士所修的道法相通,与修士在修行过程中相辅相成。

长白剑修的本命法宝自然是剑。

这些剑修在最开始修行时都会得到一块玄铁,这玄铁之后便被化养在丹田中,由修道者的灵气锻造,与剑修一同修炼成长,直至剑修问鼎长生或是身死道消的那一刻。

 

吴三省显然也是希望吴邪进入筑基期,巩固了境界之后再外出历练,便立刻着人安排吴邪和胖子两人去了吴家的修行之地。两人各自挑了挨着的两间屋子,互相招呼了一声,便进屋布阵,接着打坐入定。

吴家的修行福地在临安城的灵脉,孤山之下。

中土世界的龙脉名叫昆仑。
昆仑龙脉正是中土灵脉之祖,其下灵气涌动,机缘遍布。而孤山不过昆仑余脉,对于整条昆仑龙脉而言其实太过微不足道,可即便如此,孤山的灵气也已足够浓郁,乃是临安城中灵气最为丰沛的地界之一。

 

不过半个月,日月穿梭如白驹过隙。

吴邪打开了屋门,跨步走了出去。迎面正好吹来阵风,吴邪一愣,才觉起有些微早秋的凉意。

论修行,吴邪的资质只说得上一般,他的气运时好时坏,根骨也只能说是尚可。可是再进一步看,吴邪的心性与悟性却又极佳,几乎堪称逆天。对于一名凡人修士来说,元婴之前或许资质属性最为重要,然而元婴之后,心性与悟性才是决定修士最后能走多远的关键。

胖子已经在院子里等着吴邪,见人出来便忍不住抚掌大笑,“天真,恭喜进阶啊!咱们这要不要去旁边的楼外楼搓一顿?”

吴邪一点头,“恭喜进阶。恩,搓一顿是必须的。”说着他又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皮,果然是要开始修习辟谷了。

 

孤山之外几十里就是临安的市集,吴三省在这里有间出售法器的铺子,不过挂在了吴邪的名下。店铺开得很大,位置也显眼,吴邪隔着好几波人潮就看见了不远处的布招,其上三个大大的“吴山居”,显眼极了。

“诶诶,胖子,咱们先去铺子里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吴邪扯过胖子,两人直接就逆着人潮往吴山居的方向走。

二人走进铺子里的时候吴三省正从后堂出来,“来了?”吴三省又探出神识扫了吴邪一圈,“恩,臭小子境界还是挺稳固的。”

吴邪本来凑在博古架前打量各类法器,听见吴三省说话像是想起了什么来,“三叔,咱们这铺子里是不是有什么镇店之宝?”

潘子跟在吴三省身边照顾生意年头已久,吴邪歪头想了想,确定自己曾听潘子提及店里有件钧天法宝。

除了本命法宝,修士的法宝另外还分两等,分别是通玄与钧天。

通玄主道德,钧天主杀伐。简而言之,粗暴地概括起来,就是通玄法宝属于防御与加成法宝,返虚之下保你不死;而钧天属于攻击法宝,若是落在厉害的渡劫道尊手里,击杀大罗金仙都不会是问题。

 

吴邪带着胖子跟在吴三省身边,显然是想一睹这钧天法宝的真面目。

然而吴三省却幽幽地咳了一声,淡定答道,“大侄子,你来晚了。这法宝我昨日才卖出去。”

吴三省手里的这件钧天法宝名叫黑金古刀,是把杀伐极重的煞气之刀。普通修士不论靠近甚至收服这刀了,即便看一眼都会觉得心神震荡。

吴邪自然是幽怨极了的,他出生至今还没见过一件钧天法宝,好容易有了机会能开开眼界,没想到被不知哪个杀千刀的冤家抢了先。

 

吴三省看吴邪眼里的不高兴简直要化作实质,当下也觉得不太好意思,大侄子的愿望只是想看一看法宝,为叔怎么能扫兴呢。

“来来大侄子,正好昨天买这把刀的小哥现在正在后堂与我商量去洞天的事,那刀他正背身上,你同我去后堂,咱们与他商量商量便是。”

吴邪一想便答应了,跟着吴三省进了后堂,身后拖着大尾巴王胖子。

 

后堂的客座上只坐着一人,见吴三省几人进来也不动,自顾自仰头对着天花板放空。

吴邪跟在吴三省身后,初见那客座上的人影便觉得有些眼熟,几番回忆之下才想起自己刚入临安城时,这人在市集外与自己擦肩而过,冷峻地说了一声“借过。”吴邪当时只道这人实在臭屁,还转身盯着那道背影看了一眼,如今想来,这两个背影一下子就重叠了,那臭屁的男人与眼前这个同自己抢法宝的定然是一人。

后堂的气氛一时凝滞,无人言语。
“咳咳,”’吴三省到底是做惯了生意,自然什么样的人都见过,眼前这小哥不给他面子他倒也浑不在意,反正能做买卖便成了,他脸上浮起一个商人惯有的客气笑容,道,“这位小哥,这就是在下的大侄子,前几日才到了临安,名叫吴邪。”

客座上的人本毫无动静,却在听见吴邪二字时有了反应,慢吞吞地转过头来看他,“无邪?”话音刚落,便见这小哥丹田之处倏然浮起一柄剑来,只是这剑似是虚空中来,浑身裹着一层缥缈的雾气,其上有剑气剑意甚至剑魂,却看不见剑身。

TBC

文力离家出走了_(:з」∠)_修真什么的果然我还是苦手QAQ

评论(1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