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瓶邪】黎簇和吴邪的第0次相遇 上 (奇鸟行状录番外)

这个第零次的意思就是正文里不会发生的,可以当作平行世界里的故事。

而且这里面也交代了一些故事背景,我到时候正文里就不放了,不然有凑字数嫌疑2333

----

不过刚到卯时,四处仍是一片寂静。空气里还弥漫着厚重的水汽,大概是山上的气候确实同山下不同,院角的鸢萝到这个节气依旧没谢。

东厢房的门这时候“吱呀”一声被人打开了。

“鸭梨,”苏万从门背后探出了个脑袋,看看四周没人,立刻回头冲黎簇招手,“师兄他们还没起,咱们别吵着他们了,走吧。”

黎簇捏了个诀,凭空就出现了座阵法,这阵法小巧精致,只是入门的新手修习的传送阵,传送距离不能超过十里,却也足够他俩悄悄地从山上下到山下了。

 

“这是什么啊鸭梨,”站在山门外头,苏万伸手戳了戳黎簇腰间挂着的乾坤袋,“之前那只呢?”

黎簇甩开苏万的手,宝贝兮兮地轻轻抚了抚乾坤袋才道,“护身法宝啊,咱们一离开护山大阵就算真正踏入凶险的地界了,我这就是能保佑我平平安安的法宝。”

苏万手伸进自己的乾坤袋也是一掏,拿出本《中土修士必读法则》来,这是他前阵子从山下的多宝阁里用一整袋下品灵石换来的,书肆老板说这就是成仙必读书籍。他翻了翻就把书往黎簇怀里塞去,“先放你那儿,”反正鸭梨才换了新的乾坤袋,空余地方多得很,倒省了自己的地方。

“你又乱买东西了”,两人慢慢走出护山大阵,黎簇扯着苏万的袖子去看那本书,“就算你爹每月给你再多寄两万灵石也是不够你花的。”

苏万家里本来也是个小宗门,不过到了他爹这辈,对修道的热情已经消减很多,日常生活反而更多的是和凡人做生意,可是苏万却对修道这件事情很感兴趣,也很上心,所以他才上了这不大不小的孤山修炼。他不像黎簇,黎簇家别说没那么多灵石,连银钱都不多,后者修道更多的是为了吃饱饭。

 

两个人都不过炼气级别,标准的新手。修士修炼到了一定程度,就能从人的“气”上面看出对方的境界,像黎簇和苏万这样满脸懵懂的,就更简单,连观察他们脸上的气都用不着,一眼就能辨别出来是刚下山历练的小修士。

 

苏万的上合飞舟是他爹给新买的,是件品质上乘的法器。可惜苏万或者黎簇两人的修为都实在太浅,灵力也不够,加上两人催动飞舟飞行时也不熟练,飞舟的速度竟然与凡人的四乘马车无异。

 

这次黎簇同苏万偷跑出来其实是为了一个洞天秘境,这秘境却是神奇无比,比之这中土大陆散落各处的秘境来更添几分神秘色彩,原因便在于这秘境可识人。

寻常的秘境或有境界限制,或有修为压制,唯独两人这次即将进入的秘境,既无境界限制也无修为压制,唯一的条件就在闯入者自己身上。若是修士探出神识后,秘境打开,那么修士便能自行进入,这期间秘境不会有任何限制压制;若是修士探出神识后秘境毫无反应,那这便是无缘。

 

黎簇和苏万下了飞舟,他二人其实是被这秘境牵引而来。因为此前一月余,两人打坐时都同时感知到了自己的神识被吸引,打探了许久后方才知道,原来源头就在这个秘境之中。

今日正值人间中元节,苏万不安地抬头看了看天空,忽然蹦出来一句,“里头难道是有鬼?”

“有什么鬼能进洞天秘境。”黎簇翻了个白眼就径自往前走,他乾坤袋里多的是法宝,堂堂修士怎么能畏惧妖魔鬼怪。

 

这洞天相传是几十年前渡劫飞升的金仙陨落留下,其中必定藏了不少宝物。两人果真顺利进入秘境后,互相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一种即将遭遇大机缘的欣喜。

黎簇走了几步,眼前原本隐藏在迷雾后方的景致忽然清晰地铺展开来,只见远方素练垂空,层峦叠嶂,千峰紫翠,楼台烟雨。近处还有几方小巧精致的石亭,流水环周,四周错落点缀的假山石骨玲珑,深得透、漏、皱、瘦四字的意趣。

近景精致,远景豪迈,黎簇与苏万这样不识园林意蕴的人这瞬间都为秘境内花草水文的布置震惊,真是匠心巧思,逼格极高。

 

终于回过神来之后,苏万想到两人即将把秘境翻个底朝天就觉得一阵蛋疼,“鸭梨,咱们真要是把这儿掀了,好像有点暴殄天物。”难得黎簇也点了点头,“先四处看看。”

 

刚靠近一座凉亭,苏万一抬头正好看见亭子上悬着一块匾额,上书吴山居。

“吴山居?”苏万疑惑地回头看着黎簇,“什么意思?”

黎簇张口刚想说他更不知道的时候,忽然想起先前苏万买的法则来,便立刻从乾坤袋中召出这本《中土修士必读法则》,“我好像见过这三个字。”他顺着目录一页页仔细寻找,果然在法则最后一页的加录版中找到了吴山居三字。

“吴山居:大禹纪年九千二百年,中土大能吴邪(关根)于临安修建吴山居,以此为修炼洞府。”法则中的解释一笔带过,黎簇看了看后面似乎就没有提到吴山居的部分,便又往前翻,终于找到了对吴邪的记录。

“吴邪:即关根。大禹纪年八千九百年出生,出自临安吴家,体质天赋,兼修乾坤道与混沌道。大禹纪年九千二百年修建吴山居后失踪。”在吴邪条目之后,还附有吴家各位大能的名目以及与吴邪交好的几人的名目,“张起灵,王胖子,解雨臣,黑眼镜,王盟。”

苏万和黎簇只觉得如坠迷雾,于是便又寻到张起灵的记录。

“张起灵:历任张家族长即是张起灵。在任张起灵约于颛玗纪末期出生,历经鬼门大战,已过万年。境界为渡劫后期,堪称中土第一。”

两人还想继续去翻找解雨臣等人的名目,却也不甚详细。

 

中土世界自形成以来,已逾两百万年。前五十万年为盘古纪,那时正是修道法门起步的时代,修士祇畏神明,敬惟慎独;之后为女娲纪与伏羲纪,各式修道法门兴起,可谓百家争鸣;在这之后又是神农纪,修道法门日趋成熟,这期间飞升的大罗金仙正是几个纪年中最多的;接下来是颛玗纪,修道法门中开始出现剑走偏锋的歪门邪道,正是这时期出现了“炉鼎”,即以人为炉鼎进行修炼,不过在颛玗纪中期,一位飞升成功的金仙舟兰道尊在离开中土世界前强行以法则之力破除此类功诀,终于还了修道者一个清净。

而在颛玗纪末期,便是在任张起灵出生,当时长白山妖魔鬼怪四溢,魑魅魍魉横行,中土世界民不聊生,正是张起灵带领张家及长白剑修,号召各路修士,平息了这场战争。

 

黎簇合上必读法则,回头看着苏万,苏万也是一脸凝重,两人打量着头顶吴山居的匾额,觉得一阵蹊跷。

吴邪消失不过六十年,中土世界却没有他的半点消息,两人修道这许多年,多少也是知道中土的各位大能,自然也是听说过吴邪的。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传说中神秘又与自身有千丝万缕关系的秘境,原来就是吴邪的洞天。

“鸭梨,这些洞天一般都是大能陨落后留下的,如果是飞升金仙,那遗留的洞府就不是洞天而是小世界了。”洞天和小世界最大的区别便是洞天不会自己演化出人,而小世界却会。金仙飞升后,洞府依然与飞升的修士保持着神识上的联系,其中的演化也会比失去修士修为滋养的洞天更为快速,进而才能演化出人,甚至人类社会。而洞天即使演化出人类社会,也会因为灵气耗尽而坍塌。

其中原因比便在于,小世界与中土世界这样属于三千世界中的小世界不同,中土世界是受天道法则滋养,生生不息,吐纳百代;然而小世界却是由修士孕育产生,修士对法则的领悟到了哪一步,小世界中运转的灵气便到了哪一步,这与受天道法则庇护的世界相比,自然差了不止千万倍。

 

黎簇也心有疑惑,他看着那“吴山居”三字,只觉一阵震惊,难不成那位失踪六十年的吴邪其实已然陨落吗?

两人低着头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却不知前方不远处忽而幻化出了一道人影。

苏万一拍黎簇的肩,“鸭梨,快看!”他倒也不含糊,知道这洞府中也许危机四伏,立时召出了法宝金玉幡,两人脚下迅速铺展开一张巨大的阵法,阵中的金玉幡快速旋转,带起周遭一片风墙,将黎簇和苏万一起护在中央。

照理说这金玉幡也是极品的通玄法宝,不论如何也不容人轻易破开。可是那道隐隐绰绰的人影却慢慢地靠近,接着一只修长干净的手便轻轻一挽,那手掌中便浮起一团幽光。这幽光眨眼间便窜入了阵内,黎簇和苏万尚且没反应过来,金玉幡就在幽光的引导下收起了阵法,一下子落在苏万脚边。

 

两人一阵慌乱,却又很快平复下来,这人影似是隐藏在白雾之中,不过也能基本看清来人的模样,这人垂手而立,身材清瘦颀长,又通体着一件红袍,在白雾中衣袂飘飘。黎簇仔细打量来人的脸容,清秀俊逸,气质却淡漠凛然,尤其是那双眼,波澜不惊,睫毛长而浓密,竟是比女子还精致。

“你是吴邪?”必读法则里自然有吴邪的画像,苏万和黎簇一时没认出来自然是因为眼前的人青丝尽落,活脱脱一个禅修修士的模样,以及,他脖子上一道极为深刻的伤口。

 

来人睐眼看了他们,也不多作解释,清清淡淡地道,“恩,也可以叫我关根。”他声音有些沙哑,像融着些许冰霜在其中,可是却也不是全然的冰冷,只是听着像是对人世了无牵挂般。这说着他手腕一翻,又召出一道幽光来。趁着这个机会,黎簇也一下瞧见了吴邪手臂上狰狞的疤痕,数一下看看,大概有十七条。

幽光从吴邪手上一起一伏,似乎是有生命,它慢慢落到了地上,接着便一下子变作了一个白衣女子的形象。这女人鹅蛋脸,芙蓉眉,杏眼桃腮,也是色如春晓之花。

不过苏万和黎簇毕竟不是凡人,修炼了那么久,眼前的女人又毫不遮掩气息,两人一下看出了蹊跷,“你是妖修?!”

女人用袍袖掩口,微笑道,“在下白娘子。”她正是一条修炼千年的白蛇。

 

黎簇和苏万也看出来了吴邪暂时并没有拿二人练手的意思,但心中却不敢放松警惕,“你们有何意图?”

吴邪又恢复了垂手而立的姿势,他给二人的印象并非全然的冰冷深沉,相反,黎簇和苏万只觉得眼前此人有种万事具备运筹帷幄的淡然与笃定,以及抛开所有之后的全然不在乎。这就像破釜沉舟的人,像失去了一切但又心中有所坚守的赌徒,既绝望又怀抱希望。

“白娘子会陪你们二人去取一件宝物,那宝物在洞天世界的中心,你们取来,我便让你们活着离开。”

活着离开?反之就是取不到就拿命抵吗,黎簇心里惴惴,不过也不敢说破,“我有两个问题,既然你想让我们二人去,多少也给我们点儿消息。”

“恩。”吴邪貌似不在乎告诉黎簇和苏万多少消息,点了点头,示意他问。

“你既然有了这洞天,难不成你已经死了?”这问题其实很关键,吴邪若是活着还好说,以后回来报仇或者讨要人情都不是问题,但吴邪若其实已经死了,那眼前的人又是谁,万一将两人直接灭了口,那真是天下第一冤枉,死都死不明白。更别说如果这吴邪是鬼魂,就更不忌惮什么生死了,反正自己已经死了,再拉两个人垫背也没什么关系,那黎簇和苏万岂不是分分钟就要进入轮回?

白娘子这时候也是似笑非笑,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等吴邪说话。

“我肉身已陨,夙愿未偿,因此未入轮回,只是精魄被拘在这洞府内。”黎簇和苏万点点头,他们是不懂为什么吴邪肉身已死还能避开阴司拘魂,想来这洞府也是有蹊跷的,不然吴邪怎么能躲在这里没有入了轮回之道。

“那你让我与鸭梨取的宝物又是什么?”苏万又问。

闻言吴邪却微微一笑,他的笑容极清淡,可是却是发自内心,“我能避开阴司正是因为这件宝物。这洞府便全然寄托在这宝物上。”

“什么意思?”

“宝物被我封印多年,如今时限已到,我却肉身已销,难解封印。你们将它挖出来,便是解了封印。”

黎簇和苏万听得模模糊糊,不过大致意思也明白,恐怕是吴邪以自身精魄镇压宝物维持洞府,所以如今肉身殒灭难以解封,就是要他们两人帮忙罢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黎簇一向自认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时候也只能答应下来去寻找那宝物,“那宝物长什么样?”

“你们见了便知。”吴邪说着顿了顿,语气依旧淡淡,“它叫鬼钮龙鱼玉玺。”

-----

<上>完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