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瓶邪】情书事件(蛇精病系列)(这篇绝对不虐)

绝对不虐,只是有点虐狗。

----

情书事件

吴邪在手机上订了外卖,送外卖的大概没想到住在价值几个亿的四合儿院里的土豪还会吃满15减6的黑椒牛柳套饭,骑着小电驴在胡同里转了半天才找到正确的大门。

这家饭馆的黑椒牛柳套饭是吴邪这几天的最爱,一口气吃完也不嫌撑,套饭还搭配了原味的发酵乳,酸酸甜甜真是初恋的味道啊。

 

今天的黑椒牛柳套饭看起来也很美味,吴邪去厨房拿了筷子,坐下来才吃了几口,门就被人“砰”地一声撞开。

“吃着呢?”解雨臣一大早就出去办事,到中午才回来,少见地没有维持他一贯高贵妖娆的风度,衣领都有些发皱。

吴邪头也不抬,卖力地嫖着这盒黑椒牛柳,牛柳鲜嫩,黑椒也入味,米饭软糯糯的,是江南那边的口感。

解雨臣啧了一声,伸手往吴邪脸上一摸,掰过后者的脸朝向自己,“我说吴邪哥哥,你就是这么对待收留你的小花弟弟的?”说到小花弟弟的时候自己都忍不住抖了抖。

吴邪慢条斯理地拉开解雨臣高贵的爪子,拿纸擦了擦自己的手,打量了解雨臣片刻之后才道,“怎么着,又欠人小姑娘风流债了?”

“我什么时候欠情债了,”解雨臣冷哼,说着又伸手点点吴邪的额头,“也就你丫还欠着小爷我的情债。”

吴邪严肃地摸着下巴思考片刻,回道,“可是我已经注定后半辈子献身于拯救自闭青年的伟大事业,解小九爷,咱们来世再约。”

 

解雨臣上午为了解家的生意忙得脚不沾地,中午为了回来看着吴邪才把事情交给黑眼镜,现在他饿得前胸贴后背,直接端过那份吴邪还基本没吃几口的挚爱黑椒牛柳套饭吃了起来。

吴邪嘶嘶地吸着原味的发酵乳,半晌才忽然道,“诶,大花,你外套的口袋里装的那是什么东西,啧,情书?”说着他就露出一脸“你看我说什么来着”的表情。

“你自己看,”解雨臣手往口袋里一掏,一下就把一封粉色封套的情书直接拍在了吴邪面前,“别让你献身的那个自闭青年看见了。”

“你看你,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吴邪翻过信封正面,果然就看见其上正中写着大大的两个字:情书。

 

四合院外头没有信箱,解雨臣的这座四合院虽然在安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在内部重新铺设了电路,但是建筑本身的表皮以及骨架方面都尽量保持着原貌,所以类似邮箱这种破坏画风降低逼格的东西在院子外面根本没有。

这封洋溢恋爱气息的信封是被人直接塞在门缝里的。

 

吴邪正在拆信封,既然解雨臣说这是给他的,他也就毫不客气地直接撕开了封口。

信封拆开来以后,里面就掉出几大张信纸,吴邪看着那几张式样古朴的信纸心里忽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信纸一展开,满页铁画银钩的笔迹就印入他眼帘。

 

远在杭州聚餐的黎簇和苏万冷不丁打了个冷颤。

 

在追人和恋爱这两件事情上,张起灵是个新手,履历干净得就像白纸。

但张起灵阅历是丰富的,尤其在属于他的那个时代,文艺青年表达爱意主要还是靠写情书,所以在两人遭遇冷战之后,张起灵脑海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写情书。

黎簇和苏万自认代表了最高水平的狗头军师,对张起灵作出的决定万分拥戴。写邮件虽然也可以,但是这完全体现不出诚意,何况万一情书被当作垃圾邮件过滤掉了那多不好意思。

 

年轻不懂事儿的时候吴邪也不是没用过这种追小姑娘的手法,但是显然技术不高,没有追着人,不然吴邪后来也不会有机会将自己完全投入到拯救张起灵的计划里。

但是不管怎么样,收到张起灵的情书吴邪还是很愉悦的。

 

信的开头写,“卿卿如吾,见信如见人。吾至爱汝,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吴邪清了清嗓子,倒了杯茶。

旁边解雨臣已经吃完了饭,也给自己倒了杯茶,“写什么了,读来听听。”

吴邪一听直接把信反扣在桌子上,一手攥着信纸一手握着拳,“张起灵人呢?”语气里没有半分羞涩。

“听说在图书馆看书做笔记,不然你以为这信他怎么写出来的?”解雨臣拿着茶杯靠坐在椅子上,有点儿好奇。

“嗤,”吴邪把信装回信封里,“你和胖子几个都给张起灵看了些什么玩意儿?”一整个把张起灵往沟里带。

王胖子和黑眼镜网购了一整套《中国情书大全》,开学打折季满200减100。

 

吴邪的记忆力正在开始慢慢退化,这和他的年龄没有关系,只是因为蛇毒正在慢慢蔓延向他脑部的颞叶与边缘系统。但与此相对的,十三年前吴邪服用的阴西宝帝的甲片,效果也渐渐显现出来,时不时地会有蛇毒被部分压制的情况出现。

蛇毒与甲片产生的药效对吴邪身体的争夺,在作为战场的吴邪身上会产生各种副作用。最明显的症状就表现在他的记忆上。

 

走出四合院的时候吴邪心情复杂,他现在深深地体会到了一张老脸往哪儿搁的滋味。

张起灵已经站在了门口,看见人出来就走过去牵着吴邪的一只手,他带着人在胡同里走了一会儿,接着停在一架自行车前面,然后从裤袋里掏出钥匙开了锁,长腿一跨跨坐在座椅上。

吴邪站在自行车旁边瞪张起灵,后者却一脸淡定地回头拍了拍后座,道,“上来。”见人不动,张起灵又看了看身前的横杠,“坐这里更好。”

话音未落,吴邪已经一跳坐上后座,姿势像跳马,两只脚就一左一右抵在飞轮那里。不过才刚坐下吴邪又觉得不对劲,

 

张起灵看着吴邪坐好,本来握着车把的右手又伸过去拉起吴邪的手围在自己腰上,“抱紧。”说完他就脚一点地,带着人向胡同外骑去。

根据情书大全的建议,张起灵在骑车过程中时刻注意将“急刹车”和“猛然减速”贯彻到底。吴邪坐在车后座也不得不跟着一次又一次把脸埋进张起灵的后背,他右臂只能紧紧抱着张起灵的腰,另外一只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在微信群里发信息。

 

都给朕平身(7)

脖子以下都是腿:谁出的馊主意,教坏我家老张。

右旋糖酐:吴老板,不是我

鸭梨两米八:老大,也不是我

脖子以下都是腿:你俩先别走,@眼镜是我本体 @今天的解九爷也是这么帅气

王胖子:哟天真,你和小哥两口子咋啦

脖子以下都是腿:【图片(一言难尽脸)】

今天的解九爷也是那么帅气:刚出门就想我了?

脖子以下都是腿:啧,是你还是黑眼镜让老张骑着自行车带我满大街急刹车?他娘的都出发十分钟了张起灵还没骑出胡同口!

眼镜是我本体:【吃青椒炒饭群众脸】

王胖子:天真来不要生气,胖爷给你出个主意

脖子以下都是腿:说

王胖子:俗话说的好,床头打架床尾和,两口子之间有点儿小矛盾是正常的,睡个觉就行了,如果不行就睡两次

眼镜是我本体:66666

 

吴邪干脆收了手机,闲着的那只手撑着座椅,正巧张起灵又要急刹车,他直接手一撑就从自行车后座上跳了下来。

张起灵也立刻停住自行车,回头看着吴邪,脸上照旧没什么表情,只是用漆黑如墨的瞳眸盯着站在路边的人。

“……”他看了看吴邪,“你要坐前面?”

吴邪忍了忍,头一次有了把张起灵再丢回门背后的冲动。

 

等吴邪坐在后座上被张起灵载到电影院门口的时候,人这才反应过来。

把自行车推到车位锁好,张起灵把钥匙放进口袋,一手牢牢地拉过吴邪将后者的手紧紧握住。周围火辣辣的视线不少,都是盯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

张起灵显然不会在意这种目光,吴邪顿了顿也没说什么,任由对方紧紧拉着自己走进电影院。

 

“什么电影?”

张起灵把两张情侣座的电影票拿出来,“《盗墓笔记》。”

“哦,”吴邪点点头,他知道这电影票十有八九是王胖子塞过来的,“名字挺奇怪。”盗墓还详详细细记笔记是生怕被抓着以后没证据定罪吗。吴邪心里摇摇头,太不机智了,自己就只写日记从来不写什么盗墓笔记。

张起灵点点头,吴邪说的他都没有意见。除了睡觉的时候。

两人慢吞吞地往剧场门口走。

吴邪身形修长容貌又清秀,尤其睫毛呼嗒呼嗒。多年的时光洗礼让他浑身有种说不出的慵懒和超脱感。

基本上只要吴邪不说话,没有人会猜到他是个蛇精病人。

张起灵也酷,酷毙了的酷。对着吴邪的时候他自然温和体贴,剩下的时候即使面对王胖子几个都鲜少有什么好脸色,更别提对待外人。这时候当然是惯例的面瘫冷酷脸。

 

“吃不吃爆米花,”走到柜台的时候他拉着吴邪停下,回头问对方。

吴邪不太喜欢吃爆米花,爆米花粘牙,用户体验不好,“不用,矿泉水就行。”张起灵点点头,走过去面无表情地拿了两瓶水结账。

 

坐到情侣座上的时候两人都很淡定,张起灵拿过吴邪手里的水替他拧开,然后才打开自己的那瓶水。吴邪看了看手里的水瓶,罕见地有点懵。

情侣座前面坐了不少观众,年轻情侣或者姑娘汉子结伴,各自心里其实都是八卦的,只不过碍于张起灵气场强大,在坐的群众一瞬间有种“我们都是辣鸡”的错觉。

 

放映厅暗下来之后,电影开始了。

吴邪靠在座椅上,坐姿是标准北京瘫。他最近懒骨头懒,能歪歪扭扭坐着绝不端端正正坐着,情侣座又比普通座椅宽敞软和,吴邪几乎直接睡过去。

旁边的张起灵虽然对电影没兴趣,电影怎么可能有他本身的职业阅历丰富,但是他对旁边的吴邪感兴趣。后者软塌塌毫无形象,万分迷恋地和北京瘫这一坐姿缠缠绵绵,张起灵皱了皱眉,还是把人提起来靠在自己身上。贵重物品随时照看吧。

 

电影里两个主要角色,一个是邪教教主,一个是邪教全国粉丝后援会会长,这两位主角的经历同吴邪和张起灵的可说雷同。吴邪摸了摸下巴,“这里面怎么也有个王胖子”。

张起灵摇摇头,他没注意看剧情,全副精神都在吴邪这儿。

吴邪盯着邪教教主看了一会儿,终于把注意力又转到了会长身上。会长留着杀马特刘海,长长地遮住眼睛,甩着刀噼里啪啦地耍帅,能不张口说话就绝对只是摆个POSE就再不张嘴。吴邪分神看了眼张起灵额头前有些细碎的头发,满意地点点头,果然什么样的脸出什么样的效果。

电影里还有乱七八糟的角色,像鲠在人喉头的鱼刺,生硬突兀,恨不得让人人道毁灭。吴邪看了会儿只觉没什么意思,头一歪干脆利落地靠着张起灵睡觉。

 

散场以后张起灵又牵着吴邪走出电影院。剧情不是最重要的,只有单身狗才会在看电影的时候盯着剧情。

“电影好看吗?”外面天色有点暗,风稍微大了点,张起灵从一只黑色大包里抽出围巾给吴邪围了,围巾的另一部分利落地绕在自己脖子上。

吴邪看了看天色,神色如常,“还行。”他知道张起灵的意思,邪教教主这个角色和他太过相像,电影里主人公的有些经历未免让他触“人”生情。

人的过往造就一个人的性情及其面对世界时选取的角度,而缺少张起灵的十年给吴邪带来的影响永远不会消退。现在的吴邪不会是十年前的吴邪。他的许多记忆情感从不为外人道。

吴邪不会再想说他过去的事。即使张起灵从别人口中听到了吴邪的过往也无法改变吴邪十年中没有他参与时的那些经历。

 

晚上入睡之前张起灵照旧搂着吴邪,等人熟睡了才默默将人揽得更紧一些。夜深人静,张起灵望着窗外有些出神,良久回过神来意识到枕头底下压着什么东西,他拨开枕头,发现了一个以瘦金体写着“情书”二字的信封。

张起灵嘴角一勾。

情书的内容简单而朴实,短短两页,不过是交代他过去的一些事情。

 

后半夜的时候吴邪被张起灵轻轻叫醒了,后者情绪难得有些激动。他轻轻地亲吻吴邪,以最温和地方式表达他心底的惊涛骇浪。

 

记忆一旦被化作语言,便不再是个人所属之物了。

                                                                ——京极夏彦

-------

老吴才是撩汉高手【滑稽脸

以及胖子说的话是对的,睡个觉就可以了。不行就两次,三次,四次……七次,啪啪啪。

大张哥的第一封情书虽然浮夸,但是它有效果啊,有啥关系,反正这不会是大张哥写给老吴的最后一封情书_(:з」∠)_

【一肉麻就觉得不舒服的我QAQ】

评论(20)

热度(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