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瓶邪】复活(中)御主张x英灵吴 老张的从者出现了233,小吴不是老张从者

复活(上)

夜里的风携带着丝丝水汽,轻轻地刮过明明灭灭的路灯。

高空的夜风却分外猛烈,呼啸着撞击在玻璃幕墙上,引来阵阵剧烈的震动。

 

吴邪站在建筑的最高处,脚下踩着女儿墙,眼前是呈放射状铺展开来的城市夜景。

夜风扑面而来,吹动他蓬松柔软的头发。鼻梁上的眼镜微微下滑了一点,正好遮挡住他眼中沉静的光芒。

吴邪穿着洁白的衬衫,边角被整齐地塞入黑色裤装的腰线下,颀长的身影定定地矗立在不远处,在背光的环境下,他像斯文的夜修罗。

 

苏万用手肘捅捅黎簇,“他在干嘛?”

黎簇想到一个小时前吴邪说的话,“他在感受自己的帅气。”作为一个才被召唤到现世的英灵,吴邪非常没有安全感,也没有存在感,他需要找一个方式来放飞自我,感受自己的帅气可以非常有效地让他升华自己。

黎簇的话音刚落,苏万回过头却见不远处的人影忽然屈膝发力,接着高高跃起,然后便一下没了踪影。

“啊——鸭、鸭梨,你的英灵自杀了。”

 

夜风中携带着细微的信息素,这些信息素可以被吴邪探知。

就在刚才,他感受到了其他从者的气息。

吴邪生前最强大的两件武器就是他的鼻子和大脑。虽然鼻子后来因为被毒素腐蚀而无法再使用,但是此刻,作为英灵,他鼻子的功能处于最巅峰的状态。

城市间的高楼大厦此刻飞速向后移去,吴邪顺着信息素传来的方向飞快地奔跑。英灵的身体与他们生前的肉体并不相同,确切的说,英灵的身体是魔力的凝结,在身体各项机能方面都有了极大的提高,并非常人可以匹敌,这对于被作为智者职阶召唤出来的吴邪来说也不例外。不过张起灵并不是常人。

 

吴邪一个纵身从一座建筑的屋顶落下,飞扬的发丝一瞬间遮住了他的眼睛。

面前空旷的广场上一人也无。

稳稳地落在地上之后,吴邪直起身来,并没有动。

信息素在这里的浓度最高。半晌后,一个人影慢慢地从阴影之中浮现出来。

“你好,”来人在暗处又停了下来,低哑的嗓音幽幽响起,“吴邪。”

空场另一端的吴邪却一丝未乱,仍淡淡地立在路灯之下,一条修长的灰影投射在他身后。

不同职阶的从者气息也不尽相同,吴邪一早便发现这位从者属于夫子,正是被他克制的职阶。但是他也不会因此轻敌。

“我叫关根。”吴邪往前踏了一步,接着缓缓地向阴影走去,“不过你我也已是老熟人了,”他顿下步子,站在广场的中心,眼中闪烁着明明灭灭的光,“汪藏海。”

阴影中的人忽然朗声一笑,也徐徐走出了阴暗处,长袍拖曳在地上发出织物被刮擦的声响,“失礼了。”

彼此的身份都被对方洞悉,战斗似乎也一触即发。汪藏海在吴邪面前不远处停下,正好能让后者清楚地看见自己的面容。这是一张和吴邪有着些许相似的面容,追溯汪藏海与吴家的渊源,也就很好理解。

 

不论二人在世时是用何种方法战斗,英灵之间一定避无可避的战斗就是武力上的比试。不过宝具是最后的手段,在这之前,彼此都需要互相试探以明晰对方的底线。

 

然而路灯却忽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噼啪”声,这一瞬间,汪藏海也动身飞向吴邪。他脸带笑意地说道,“在英灵之座上,我得知你灭了汪家全族。”

吴邪利落地翻身跃起,单手撑臂的同时答道,“不敢当。”

“聪明又狠心。”汪藏海真诚地夸赞了一句,随即一腿横扫向吴邪,“不过不知道你的愿望是什么?”

吴邪身影一动,轻巧地避过了扫堂腿,顺手抽出黑金匕首在汪藏海腰侧划过一道。

不论是御主还是从者,都是因为心中有迫切想要实现的愿望才会被许愿杯选中。死前带着强烈愿望的英灵会与许愿杯签下契约,期待他日以从者身份重回现世夺取许愿杯,达成愿望。

汪藏海嘴角忽而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手中也突然浮现出一支毛笔,以让人不容拒绝的方式逼近吴邪,“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的愿望,”他的声音里没有一丝善意,“那就是,再杀死你一次。”

 

也就是在他话说完的刹那,汪藏海的宝具突然发动。

在汪藏海看来,吴邪的城府之深,计谋之诈,都足以匹配自己在这种时刻就发动宝具的决定。何况两人之间早已互相知道对方的身份,彼此之间极为熟悉,他必须出其不意,尽早将吴邪扼杀。

对方作为一个以精巧诡谲的机关闻名于世的英灵,手段如何,吴邪完全可以预料到,他大概猜测了汪藏海的宝具会是以何种面目出现。

他的反应很快,在彻底陷入汪藏海的宝具陷阱之前,他同样发动了自己的宝具技能。

汪藏海的宝具是一个巨大的方盒,而从方盒唯一的开口往里望,只能看见无边无际的黑暗。眨眼之间,开口处飞快地化作一道漩涡,不断将周围的事物都吸入其中,这不可逃避的巨大引力令吴邪不得不顺从着进入方盒。而在他完全没入方盒之前,一道人影忽的从远处飞来,抱着他一起投向更深处的黑暗。

 

对张起灵的英灵来说,这几天颇为难熬。

“醒醒了诶,”一只踩着军靴的脚忽然高高抬起,接着狠狠踩向张起灵怀中抱着的男人,“吴小狗儿。”

在那只军靴接触到吴邪之前,张起灵却一下睁了眼,接着抬手就抓住军靴扭向一旁,整个过程在电光火石之中一气呵成,没有半丝手下留情。

吴邪在这时也恢复了意识,他抬眼看了看张起灵的英灵,又看了看那英灵手腕间的二响环,这才慢条斯理地坐起来靠在张起灵身上,懒洋洋道,“晚辈给佛爷见礼。”

 

眼前职阶为将军的英灵正是张启山,他身着一身笔挺的军装,剑眉入鬓,凤眼生威,面容还停留在当年在新月饭店点天灯求取关三小姐的时刻。那是张启山整个人生中印象最深刻也最为重要的时刻。

也因此,此刻的英灵张启山失了几分沧桑,更多的是盛年时有的果决与坚毅。

不过张起灵对张启山却无一分在意。张起灵是张家的族长,张启山虽为老九门之首,可是却是曾被逐出张家主族的一支。尽管后来张启山又回到了张家,然而说到底他的能力也并不和张起灵在同一层面上。

但是不论如何,在过去的乱世中,作为军阀的张启山对维护当时社会的安定仍旧有着不可忽视的功劳,这也是他能够被作为英灵召唤于现世的原因。

只是召唤一个能力并不高于自己的英灵,可能也是一件不太美妙的事。

 

张启山上上下下打量了吴邪几眼,这才边向前走边道,“这张脸倒是像极了狗五。”

吴邪站起来并未作声。这不是必然吗,他的脸不像他爷爷的话当年霍老太哪能那么整他。

“不过性子倒是一点不像,”张启山慢悠悠地笑了笑,目光落在张起灵紧紧牵着吴邪的手上,脸上浮现出一种高深莫测的表情来,“狗五可没你那么大胆子。”

 

这座魔方一般的盒子就是汪藏海的宝具,其中布满了各式机关,辅以不同的玄妙阵法,几乎就是一个蕴藏了千百般变化的斗。

“跟紧我”,张起灵一手牵着吴邪,边谨慎地向前探路。这魔方中必然是有缩地阵法,一人两英灵走了许久也没有到头。

严格说起来,古墓中最多的还是机关,毒物或者粽子远不如常人想象的那么多。但是汪藏海设计的墓穴显然不能同一般的墓穴相比。至少他们没有想到会在这座魔方里探知到其余英灵的气息。

 

“小哥,有英灵的气息,”吴邪忽然停下,看了眼张启山,显然对方也是有所察觉,“职阶应该是刽子手。”

张启山点点头,接过话道,“但是这位英灵的御主似乎不在其中。”也就是说,同吴邪一样,这位英灵和御主是分开行动时被汪藏海找到并进行战斗的。不过这位英灵居然仍未消失,显然也才刚陷入这座巨大的宝具不久。

吴邪微微皱眉,看来汪藏海的速度确实很快。不过此时此刻,吴邪确定汪藏海还没有摆脱自己的宝具技能。

不同的宝具有不同规模的宝具技能,汪藏海的宝具技能大约就是对军宝具,可以用于面对多人战斗时的情况。张启山的宝具吴邪尚未见识,只是联想到张启山的英灵事迹,大概也是属于对城宝具级别的武器。

 

远处遥遥的传来一阵极为阴森的嚎叫,携带着丝丝寒气向着三人所在的位置扑来。

张启山眉峰一凛,瞬间从手腕处脱下两只二响环,两环相扣,立刻传来源源不断的清脆响声,一声接一声清凌凌的震动声脉脉响起,如水中涟漪般阵阵扩散,与那鬼哭狼嚎般的嘶鸣相撞。

张起灵此刻也抽出了背后的黑金古刀,平静淡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起伏。吴邪依旧站在张起灵身后,他知道张起灵有意护他,即使自己不过是被作为英灵召唤于现世的战士,也淡淡地笑了笑并未拂了那人的好意。

只不过吴邪手中也已经拿好了宝具。

 

本以为英灵至少应该是曾经在这个世界有过无法被忽视的传说的人类,张启山和吴邪远远地已经看到了那位刽子手职阶的英灵,却没想到原来英灵也未必是人类。

巨大的白蛇吐着信子飞快地窜至三人面前时,他们已完全做好了准备。

张启山首当其冲,这样的冲击对他来说还不算麻烦,他从腰间掏出两把手枪,从地面跃起的同时也瞄准了白蛇的眼部。白蛇的速度极快,柔软的身子猛的一摆就躲过了子弹,不过即便如此,子弹没有射中眼睛却也射中了它的头部。

张起灵早就以极快的速度跳起来飞快地顺着墙壁向前冲刺,用飞檐走壁的姿态来至白蛇身前,同时双腿一弯,屈膝迅速跃起,黑金古刀接踵而上,狠厉的刀势之下白蛇避无可避,只能伸着头接下张起灵极为霸道的一刀。

而吴邪更为不同,他看着白蛇吃痛地不停翻滚的模样,扬手一抬,从地底召唤出了他的伙伴。

TBC

小吴的宝具比较牛叉

就如我最爱的呆毛宝具有风王结界、誓约胜利和遥远的理想乡,小吴也不止一件233

说起来氪了不知道多少单都氪不出呆毛和闪闪我就又开了个小号,结果出了呆毛闪闪和贞德= =红白蓝saber现在都有,黑saber没有因为她没呆毛啊hhhh哦对啊女主角X也被我抽到了,我是呆毛收集狂(噗好像还有更多款式的呆毛,比如新娘尼禄什么的但是不是阿尔托利雅其实我都没啥兴趣)233想想我真是没出息师匠童谣伯爵什么的都没有_(:з」∠)_玩个鬼

评论(25)

热度(131)

  1. 魔兮魂关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