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瓶邪】复活(下)

复活(中)

无数黑毛闪鳞蛇从地底涌出,集结在吴邪周围,形成一张巨大致密的网。这张网在吴邪的控制下不断扩大范围,如细密的织物一般一层层覆盖住周围的石壁。

“嘶——”白蛇吐出鲜红的蛇信,幽暗的竖瞳紧紧锁住前方正在不停变换形态的蛇网。

张启山站在白蛇的另一个方向,他看了看依旧挡在吴邪身前的张起灵,嘴角微微抽搐。白蛇的停顿只在一瞬间,它弹跳起身,跃向吴邪与他致密的蛇网的同时,粗壮而有力的尾巴也同时扫向张启山。

张启山极为灵活地避开白蛇的举动,他在那一瞬间捕捉到了白蛇周身不自然的反光,眼中光芒一凛,立刻有了不妙的预感。吴邪被包裹在蛇网中却同样没有错过白蛇身上诡异的反应,他左手高举,一边指挥蛇网袭击白蛇一边腾挪转闪掠到张起灵身边,两人配合极为默契,一时之间白蛇似乎处于下风。

黑毛闪鳞蛇编织而成的蛇网一圈圈裹住白蛇,蛇网在吴邪的驾驭下不断收紧,网中的白蛇不断摆动巨大的身体想要摆脱成千上外闪鳞蛇的纠缠,可却没有丝毫用处。

 

三人正欲松一口气,可就在那一瞬间,原本即将被闪鳞蛇阵纠缠而死的白蛇忽然睁大了本就色泽诡异的竖瞳,蛇信一伸吐出一阵茫茫的白雾来。

“糟糕——”张启山大喊一声,立刻拿出二响环不断敲击,这次敲击的节奏与之前的动作全然不同,响声似乎能震慑入人意识深处一般,密集而且紧张,让人忍不住一阵觳觫。磅礴恢弘的杀伐之气迎面扑来,几乎是响声停止的同时,吴邪就听闻到周遭的金戈相接之声。

 

白蛇的白雾袭来时吴邪与张启山就觉察到周围剧烈的魔力波动,这显然说明白蛇有意发动宝具。不过吴邪方才召唤出蛇阵,魔力消耗已经不小,而作为吴邪御主的黎簇和苏万魔术回路又不够复杂,这就使得吴邪难以在短时间内再次发动宝具技能。

 

因此,作为张起灵从者的张启山便立刻挡在二人面前,发动了他的宝具技能。“曾经的军队”,将生前共同作战的部下作为独立的从者召唤而来,军队中所有人共同拥有的记忆提供了共有的心象,投影出的心象世界作为固有结界,使得每个独立的从者都有了单独的作战能力。原本的对军宝具在这样的情况下,成为了构建出替换世界的固有结界。

而白蛇的宝具也极为异常,非常不巧的是,白蛇的宝具技能也是固有结界。不过正因为张启山发动了宝具,而每次只有一个世界卵可以替换原本的世界,这就使得目前的时空状态极为不稳定。

也就是说,这两个固有结界之间只能互相碾压,留下一个。

 

作为张启山的御主,张起灵需要提供大量的魔力。虽然“曾经的军队”在维持固有结界时所消耗的魔力其实由每个独立从者单独承担,但是张起灵本身还是需要负担巨大的魔力消耗。不过这在目前尚且不是问题,张起灵的魔术回路远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复杂。

“我们要速战速决。”固有结界中,张启山回头对着自己曾经的部下说道。

身后曾共同作战的军团响亮地应答,他们紧紧跟随在张启山身后,看向不远处已经出现裂痕的世界边际,迈着整齐的军步,从容地往前进发。周遭的风尘越来越烈,万人行军的阵仗卷起地面上厚厚的尘土,尘土纷纷扬扬的飘在空中,随着猛烈的风势一起呼啸着撞击在固有结界相撞的破碎边缘。

 

吴邪的黑毛闪鳞蛇此时此刻已经没有踪影,黎簇和苏万有限的魔术回路让他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力量。而作为御主的张起灵此时此刻则只需要在一边静观从者的战斗,事实上,在每一场许愿杯战争里,从者都是御主的枪,御主并没有直接参与进从者之间战斗的必要。

而张起灵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吴邪。

 

有限的魔力供给让吴邪恢复得速度并不快,相比于前方激烈的战斗,吴邪这里似乎情况也并不好。他脸色越发苍白,额头浮现了细密的冷汗,尽管对于从者来说身体与人类多少有了些改进,不会存在类似饥饿或者困倦的情况,但这些都是在魔力充足的前提下。

当前状态的吴邪已经开始有了类似虚弱的感受,这或许是因为黎簇与苏万和他之间的魔力供给也出现了问题。汪藏海不会仅仅针对他,想必他同样也会对身为自己御主的黎簇下手。

“吴邪,”张起灵从他身后紧紧揽住他,额头轻轻磕在他的颈窝,“吴邪。”张起灵的不善言辞让他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更愿意用行动来安抚吴邪,他注意到吴邪身体的异样,心里开始思考起和吴邪建立御主与从者关系的可能性。不过理论上来说,这种关系如果要建立并不是不可以,只是通常情况下的前提都是御主失去了原本的从者,以及从者失去了原本的御主。

 

即便张启山并没有表明态度,张起灵还是可以猜想到他不会愿意。被许愿杯召唤到现世的都是生前执念极深的人物,他们不会轻易放弃得到许愿杯的机会。当然,直接杀掉黎簇和苏万也是非常不科学的做法,至少吴邪一定不会同意张起灵这样轻易地抹杀自己的御主。

吴邪似乎可以猜到张起灵的想法,“小哥,或者你和佛爷商量,也许可以互换御主。”在得到彼此的认可之后,互换御主及从者也是可行的。只是实施起来比较麻烦而已。

张起灵点点头,把吴邪又护得严实了一些。

 

前方的战斗即将结束。从者之间的比试总是这样充满张力,不论是阴谋还是武力,胜者才有最终的话语权,而失败者只能回到原本的世界,等待下一次的召唤。

最后的战况是张启山打破了白蛇的固有结界。白雾消散的时刻,三人再次回到了之前的场地。不过汪藏海和他的宝具已经不见了踪影,显然是因为固有结界的关系,他自然也收到了不小的波及,不得不收回自己的宝具回去休养。

看着歪在张起灵怀里皱着眉头沉睡着恢复魔力的吴邪,张启山冷哼一声,“狗五的孙子御主这么不济,若是交换御主我可不亏大发了!”说完他又抬眼四顾一圈,大声喊道,“两个小崽子还不出来!”

鬼鬼祟祟躲在一旁路灯阴影下的黎簇和苏万这才讪讪地走了出来,两人尴尬地摸摸头,冲张启山谄媚地笑了笑。呿,换这又嫩又傻的小娃娃当自己的御主,还真是让人不情愿。

不过魔术回路不足,智商有余,见这两人竟然还能找到吴邪的遗物将其召唤出来,想来自然脑子是好使的。张启山又思忖半晌,脸色这才转晴了些许。

 

在互相交换了契约之后,吴邪的脸色好了许多。张启山虽然神情不虞,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抱着床被子去了客厅睡觉休养。毕竟考虑到魔力供给的问题,他也需要未雨绸缪。

成为了彼此的御主或是从者,意味着对彼此的感应也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之前张起灵与张启山签订契约时并无感觉,但是和吴邪签订契约时他却能敏感地察觉到吴邪的心情与身体状况。这也许是因为吴邪在世时就与他有非同一般的关系。

黎簇和苏万也裹着被子卧在客厅沙发上休息。卧房里此刻就只余张起灵一人。

他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吴邪,窗户外面凉凉的月光透进来,正好照在床铺前面。地面反射的月光虚虚地照出了卧房内的轮廓,也勾出了吴邪侧脸的剪影。虚化的线条让吴邪的脸看起来更为温和,张起灵无言地看着,忍不住想距离上次这么看着他是过了多久。

 

看久了心就又痒了,之前内心的百转千回此刻都化为了蠢蠢欲动,张起灵缓缓弯下腰,脸凑得更近,他一眨不眨地盯着吴邪的面容又看了许久,这才似确认般终于放下了心。是的,吴邪正躺在他面前,活生生的。

看着吴邪长而卷翘的睫毛,张起灵轻轻地亲了吴邪一下。

 

休养的日子过得很快,尤其考虑到外面还有一个丧心病狂的从者正等着杀死自己,吴邪微微皱了皱眉,心中已有主意。他看着窗外忽然出现的乌鸦,沉下了脸。

对于汪藏海选择在人潮涌动的市中心举行两人之间的最终之战,吴邪表现得毫无波动。他看着汪藏海站在前方居民楼的屋顶上,声音沙哑地问道,“上次你说你想杀死我。”

汪藏海面带笑意地点点头。其实若是仔细打量,汪藏海倒是更像个面容清秀的书生,衣冠朴素,气质儒雅,不像匠人更像书院里的夫子,正应了他的职介。

“我倒觉得你意不在此”,吴邪微微笑了笑,他平静地从身后掏出把黑金匕首来,边摩挲边道,“我觉得你是想用我,祭许愿杯。”

 

与世代守护青铜门背后秘密的张家不同,汪家的最大执着在于让青铜门背后的秘密重见天日。而作为许愿杯的鬼玺,正是打开青铜门的钥匙。所以与其说许愿杯能满足人的一切愿望,不如说许愿杯是让人实现愿望的钥匙,真正的许愿杯,应该是那青铜门背后的秘密。

汪藏海闻言眉峰一凛,周遭的气流似乎也随之凛冽起来。

吴邪却并未在意,继续说了下去,“许愿杯之一失踪,原因就是没有人作为容器,又或者说,是祭品。”事实上,吴邪生前所知的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有人去青铜门,本身其实是作为祭品炼化许愿杯。如果没有人再进入门后祭入许愿杯,那么许愿杯自然也无法发挥作用。这也是为什么除了张起灵手中那只许愿杯,原本那只未遗失的许愿杯一直没有出现,这一切只是因为未遗失的那只许愿杯太久没有祭品。
 
许愿杯的每一次使用,对于自身都有巨大的消耗。这使得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有人用自己来祭入许愿杯,作为愿望的容器。
张起灵手中的那只许愿杯由上一个守卫青铜门的张家人炼化,而原本未遗失的那一只却到如今才出现,不过是因为直到如今吴邪的灵魂才被完整地化为许愿杯的容器,炼化了许愿杯。想到这里,吴邪无奈地笑了笑,他没想到自己的复活竟然这么戏剧化,自己竟然是那大许愿杯,而那只被自己炼化的鬼玺不过是与自己融合后作为容器的小许愿杯罢了。

他生前以为将张起灵从青铜门后找回来就是结局,死后才知道自己打断了炼化的过程,就必须用自己的灵魂作为容器。之前的吴邪一直忘记了自己在临死时刻与这个世界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才能在之后被许愿杯召唤到现世,在与张起灵达成契约关系之后,他终于想起来了。
为了见张起灵最后一面,他把自己的灵魂化为容器,祭入了许愿杯,成为了大许愿杯。
 
“每许一个愿望就需要祭炼一次许愿杯,你想再杀死我一次,说明你不止一个愿望。”吴邪看着汪藏海,“我有些好奇,你还有什么愿望?”
作为一个生前就渴望青铜门背后秘密,对它惶恐敬畏又忍不住想让它得见天日的人,汪藏海临死之前的执念想必也与许愿杯有不小的关系,如此一来,吴邪倒是可以理解他为什么会被许愿杯选中作为英灵被召唤到现世。
不过他不理解汪藏海想用自己第二次祭炼许愿杯的原因。

说起来,也不是人人都可以用自己作为容器祭炼许愿杯的,只有被选中的人才可以。恐怕这也是为什么汪藏海会这么针对他。
 
“我的愿望,”汪藏海闻言,眼中居然闪过了一丝迷茫,可这情绪转瞬即逝,他随即道,“你不必知道。”
瘦削的身影如一道闪电,迅捷地自屋顶飞下,快速地朝吴邪俯冲过来。
吴邪脚步灵活,身形快速掠到一边,随即抬手用黑金匕首向着汪藏海攻去。后者身手亦是极为敏捷,闪身的同时弯腰以指点向吴邪腹部。吴邪立刻抬腿回护,以肘抵挡的同时匕首换至另一只手,再次找准汪藏海的弱点刺去。
两人并非第一次交手,对彼此的身手攻势已经熟悉,此刻近身缠斗一番竟然也分不出高低。
 
张起灵手握黑金古刀,静静等待着时机来临。
远处的空地上两条身影时而交错时而分离,战斗正酣之时,张起灵目光一凛,瞥见了匕首的一道反光。他身形骤起,平地上拔高许多,落回地面时却又轻轻巧巧。汪藏海本来正缠着吴邪,此刻眼角余光见有人飞快接近,脑中警戒骤响,手握武器回身抵挡住张起灵批头落下的一刀。这刀势极猛,气势凛冽,锋锐不可挡,汪藏海脑中一根筋立时绷紧,紧张关头之下毫不犹豫地就发动了宝具技能。

而与此同时,吴邪一扬手,原本隐藏在宽大风衣下的喇嘛袍露了出来,他眉眼沉静,目光淡定,从容地发动了自己的宝具技能。
“为你记录的故事”,将敌方从者及御主拖入宝具营造的幻境,本身是对界宝具,拥有毁灭世界的力量。因此在魔力充足的情况下,类似心象投影的固有结界当然也无法抵抗对界宝具。
不过只可惜上一回吴邪的魔力供给并不充足,自然也难以发动这样的宝具技能。
 
对于在短时间内被吴邪的幻境击垮的汪藏海来说,迷失在这其中或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幻境中营造的幻象都是其中人物本身的执念投影,一旦陷入其中便难以自拔。不过以这样的方式消失在这次许愿杯战争中,这对于一个心有执念的人来说,绝对不是多么仁慈的结果。
这件宝具就是吴邪生前用于记录并在这之后遗失的那本笔记,幻境的产生也与吴邪生前的执念有关。幻境,这是吴邪在那十年用来想念张起灵时对自己使用过的手段。在深渊中挣扎的时候,只有在蛇毒营造的充满剧痛的幻境里,他才能够看见张起灵的背影。
 
吴邪恍惚地看着广场旁边的路灯,昏黄的灯光有一刹那让他以为自己也置身于幻境之中。
张起灵站在他的身后,和他一起看着朦胧的光晕。他没有想到吴邪原来已经成为了大许愿杯,这样的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会允许任何人向大许愿杯许愿。只要有人许愿,那么吴邪就会真的不复存在,这种不复存在意味着今后的任意一场许愿杯战争他都不会再出现。这意味着永远的消失。
张起灵看着身边清瘦的吴邪,他把刀收回了背后,接着又牵起了那人的手。
如果除了他和吴邪之外没有人在这次许愿杯战争胜利,那么就不会有人许愿。计划有稍微的调整,但是不会影响他的目标。张起灵紧了紧那只握着吴邪的手,看着明亮的月亮,心中有了决断。

FIN~

嘿本来是想写BE的但是我怕被寄刀片啊,这就留个开放式结局吧(还是你们想看BE?

可能呢就是老张作弊,像金闪闪在被污染的圣杯影响之下有了继续留在现世的机会那样,老吴也这么留下来了,也有可能老吴就是。。像伊利亚的妈妈一样祭给大圣杯再也回不来了。。

顺便那个《神奇粽子在哪里》其实我有写啊,就是写了一半就又放那儿了。。。。

评论(19)

热度(90)

  1. 魔兮魂关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