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

屯文之地。吃瓶邪不可逆,只吃不产all邪。邪厨晚期。
不接受任何老张有出轨或前男女友设定。
不接受吴邪=齐羽的设定。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沙海·吴邪

【瓶邪】吴邪X4

这一觉睡得太沉了,睁眼都费劲儿。吴邪抬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眼皮努力地往上抬,“呵,”眼皮上像挂了千斤坠,睁个眼睛得用上吃奶的劲儿。

虽然眼皮睁不开,但是心里头却很清醒,吴邪张开嘴想喊人,但试了半天却半点儿声发不出来,喘气都累得要死,胸口上像坐着个胖子一样沉得人发慌。“妈的,”他在脑子里骂了一声,身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光睁个眼睛就浑身虚汗。

“诶,醒了醒了,”吴邪费劲力气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眼前的场景却让他吓得直接坐了起来,什么梦魇的感觉一下子全没了。

跟胖子、小花、秀秀还有张起灵折腾了十几年,还带了两个徒弟走南闯北,吴邪本来觉得自己基本上也就宠辱不惊大风大浪没什么经不起的了,人生经历总结下...

【瓶邪】想乡(上+下完结)

合在一起发吧。。

---

(上)

十年通大漠,万里出长平。

寒日生戈剑,阴云摇旆旌。

饥乌啼旧垒,疲马恋空城。


日色昏沉,大风夹着黄沙滚地,翻出底下发白的枯萎草茎,绵延的沙丘被风割出冷肃的弧度,将将露出远处的孤城。斗兵疲马至今在大漠中行军数日,沿着漫无边际的黄沙留下蜿蜒的脚印,此刻终于见到了杳杳黄沙的终点。

长史抬眼瞧了瞧盘旋在上了几日的秃鹰,忍不住皱了皱眉。

“再不出沙漠,咱们怕是也得变成这黄沙底下的白骨堆。”

“哼,”副将闻言一声冷哼,“长史多虑,远处可不就是长平城。”


“绝漠孤城在,飞骑登塞垣。”长平城早已破落,城中无人看守,只余百余穷...

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我笑不出来……
这几天刚怼完杨洋脑残粉,对!!!我发完那篇吐槽以后我又跟贴吧那个脑残怼了个天昏地暗!你们想看的话我可以直接甩链接。
然后这几天社交网络被疯狂刷屏,都是全职粉抱头痛哭,稻米集体走上天台什么的,还有让郭weiwei出道的2333
我也要疯了,本来三叔重开盗笔我还想养肥,没想到让我心碎的消息立刻就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卖批啊藏海花和沙海真人化!!!操!!!谁他妈能演好关根??我都不敢想剧情会被改成什么狗屎!我连退圈的心都有了!!!呜呜呜呜呜
而且让我微醺的是。。之前跟那个杨洋脑残粉撕逼,那个羊癫疯说稻米不承认我这种想法的人,也不知道那么多集体跳天台的稻米是不是都是假人?

想说一句我去你MLGB!

【瓶邪】吃吃吃什么元宵!(蛇精病系列)

接《蛇精病的艺术人生》以及《神马都是浮云》。小吴生病惹,过完疯疯癫癫的元宵,吴蛇精就要踏上治病吃药的美好之旅啦_(:з」∠)_

我来剧透个,治病方式是张大爷陪吴蛇精带着倒斗小分队在斗下秀秀秀恩爱。

------

村子里从小年夜开始就陆陆续续有不少年轻人回来,回来过年串门自然也要放鞭炮,炮仗一路放,从村头一直到村尾,以小年夜作为开始,以元宵节作为结束。

吴邪最近精神一直有些怏怏,他本来不是悲观的人,但这几天身体上的不舒适却总给他一种大限将至的感觉,这些天他也不怎么和张起灵说话了,明明是过年,却总是一个人窝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绿水青山发呆。

张起灵看着只能干着急,他没有过女朋友也没有过男朋友...

【瓶邪】神马都是浮云(艺术人生番外)

接蛇精病的艺术人生,是它的番外。冬至到啦。

蛇精病系列:这个系列里的吴邪或许会让很多人无法理解,无法理解他的想法,他的世界。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样的吴邪或许就像蛇精病一样难以捉摸,无法把握。所以我把它叫作蛇精病系列。

解释一下我的蛇精病系列。老吴多萌呀。

 ----

番外  

远离城市的小县城里,夜里的光亮多数来自上亿光年外的恒星,或者是几十米开外的卖场霓虹灯。


吴邪睁开眼的时候正看见张起灵在给他捂手。打点滴的那只手长久不动,又不断有冰冷的液体流入静脉,是很容易就变得冰凉的。

坐在一旁的张起灵在他醒来的瞬间立刻就察觉到了,他放下手里的热...

【瓶邪】探索发现3-4

3.藏人
紧接着,原本跟在我身后的两个黑衣人身上也传来喀喀几声,我一个震惊,再看向之前的那个鲶鱼精——原来是蓝袍藏人。
“你不是跟着瞎子师傅和苏万走了另一条路吗?”如果藏人在我们这边,那苏万他们不会比我们安全多少,而且我特地带来的游戏机还存在苏万那儿啊。
“没事,胖子还有王盟已经接应到他们了。”说话的是解老板,另一个黑衣人我是绝对没想到,居然是霍阿……姐姐。难怪我之前总觉得汪家派来的第二个黑衣人身材不太对劲,有点娇小。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解老板和霍秀秀都到巴丹吉林的沙漠底下和我们一起玩命,外面的汪家人谁来控制。梁湾那个女魔头不可能,她是解老板计划里的一颗棋子,八成还在医院里监视那些人,张海客和张海...

【瓶邪】石锅鸡(探索发现番外2)

写着玩儿的233

--

石锅鸡
海拔1200米的墨脱,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城,我跟在老板身后走在山路上,一脚深一脚浅。
雅鲁藏布江在不远处,我们走在江边的山谷里,听它咆哮,“你带我来这里干嘛来着。”在青藏高原上,墨脱的海拔简直微不足道,“这个海拔没有挑战性,老板,你在鄙视我吗?”
吴邪回头看我一眼,手一指,我歪过头去看,看见前面出现了一个村子。

墨脱在藏语里的意思是隐秘的莲花。
“莲花在哪里?”
“隐秘的莲花,隐秘的。鸭梨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苏万扭头冲我一句,然后反应过来他和我的老师是同一个人。

“带你来吃鸡。”
什么鸡?烤鸡片鸡白斩鸡叫化鸡还是汽锅鸡?
“石锅鸡。”

这个村子里住的是门巴人,给我们...

【瓶邪】蛇精病大冒险

前方高能预警注意!

前方高能预警注意!

前方高能预警注意!

---------------------

“嘿嘿嘿,鸭梨你输了!快给老子把手机交出来!”

杨好一脸得瑟地从我口袋里拎出手机,我看着他那张脸就有种一巴掌呼死他的冲动。

“说好的不违侠义之道!”


上回被这脑残整,搞得我一学期没法抬头见人,他妈的玩个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杨好就用我手机在朋友圈发了条状态,原文差不多是‘我放屁把屎崩裤子上了,现在正在洗裤子,擦!’他还不准我在24小时之内跟任何人解释,也不能回复。

妈格蛋,第二天全年级都知道14班有个叫黎簇的傻逼上厕所跟火箭发射似的还自带超强后座力。后来我怎么解释这群人都不听...

【瓶邪】探索發現1-2(接少年篇)

这是个解(神)密(经)向(病)的故事。有关探索和发现。不用担心看不明白,只是一个脑洞,根据沙海推进,但是不是完全接沙海的,沙海是进门七年后,这个故事发生的时候已经是进门九年后。直接理解成现在,当下,这个点,发生比较贴切。 
又名“双鱼”。是个HE。‘ 

1被逮到了

“你只有两个选择,”这人伸出两根比常人长出许多的手指来,“告诉我‘它’说了什么,或者我杀了他。”

我坐在营地一边,身边这个努力威胁我的汪家人手一指——我老板就被他们绑在另一边。队伍里出了奸细,我们一出古潼京就被埋伏的汪家人抓了。

苏万和黑瞎子师傅没和我们走一条路,他们那儿还有蓝袍藏人,老板事先就布置好了,汪...

【瓶邪】病蛇

好奇怪,昨天連發兩篇,但發了第二篇之後這最先發的居然看不見!

L怎麼搞的,重發之!

【老板的课堂之复仇


好几年以前,我才开始跟着我老板做事的时候,我老板教我道理都是在棋盘上教。


那时候我喜欢看昆汀·塔伦蒂诺的电影,他有部电影叫《杀死比尔》,新娘结婚的时候除了她所有人都被杀了,而她自己脑子里还留了颗子弹。新娘在病床上躺了四年,昏迷的时候还被人当妓女用,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复仇。

复仇的片段有个地方我印象特别深刻,就是新娘去找一个女黑人复仇,打到一半女黑人的女儿回来了,女黑人说我俩停一停,我得给我女儿做晚饭。完了新娘就拿着杯热水靠在墙边看女黑人做饭,两个人边说要再约个...